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体操/威鹏]完美

shale69:

完美




杨巍和李小朋最近难得一聚


当年盛世谢幕后,老哥几个各自退役结婚忙碌,其实大都是许久才能见一次。六年,长长短短,长到足够娇妻相伴,爱儿在怀,足够卸下荣耀再次上路,回头看看,这般那般,都是完美


说起最近参加的亲子节目,杨巍说他还是不大习惯,李小朋只笑,虎牙衬得容颜愈发年轻,他转头看杨芸和安祺抱着两个孩子拉家常,淡淡说当爹可比当运动员难多了,不过也不是最难


杨巍顺他视线张望,慢慢听着,慢慢反应,隔了几秒才问那啥最难


李小朋把脸转回来,斜眼瞧他,无奈道,又当老公又当爹,憋子


杨巍一时没了反应,就只剩视线追回时还来不及散去的满眼笑意快要溢出来


好像时间静止,只有哑然




六年,长长短短,长到让他忘了曾有一个人乐此不疲的拿外号调侃自己,长到让他已记不清那张初见奇怪的脸上憨直的笑




六年前,李小朋在掌声如雷的红色海洋中挤到杨巍身边,张开双臂拥抱他,喜悦、艰难、释放,太多太多的情绪让他百感交集,耳膜突突的跳着像要炸裂一般,杨巍却在这个时候在他耳边呢喃,轻得如同一场幻觉,只有来自右边脖颈的微弱气息和哽咽声调在证明这并不是他的幻觉


——八年了,好像做梦一样……


李小朋一直仰着头看向棚顶灯光的视线开始模糊,满目白光下他好像看到了悉尼最高处的年少飞扬意气风发,看到了雅典胸前铜牌冰冷的嘲笑,看到了训练馆墙上自己跳马坐在地上的狼狈,看到了无穷无尽的受伤复健和没黑没白的翻腾跳跃,他看到了每一个自己的不远处杨巍都站在那里,不管是哭是笑从没离开。他就知道他会明白,他一定是最明白的那一个,不仅仅因为他们是室友,不仅仅因为他们相似的经历,共同经过的艰难和磨练


还有的,李小朋心里清楚


剩下的,杨巍心里也清楚


杨巍模糊记得在火车站第一次见李小朋那张白净的娃娃脸,咧嘴一乐虎牙铮亮,其实那时自己对他印象并不大好,笑就笑呗眼睛弯啥,笑就笑呗那两条直腿晃荡啥,教练说过,青春期的蓝孩纸心思总是别别扭扭又纯情荡漾的;后来他们慢慢熟络,在国家队也成了室友,经过一段不短的鸡飞蛋打的磨合期,李小朋不再端出祥林嫂架势人神共愤梨花带雨的指责自己睡觉鼾声如雷,他也能从容切换扑克脸或者实诚人实诚笑的模式应对李小朋风骚抱门框调戏良家妇男的种种恶劣行径,一帮小孩子热衷互相起外号,俩人小鸟憋子你来我往叫得那叫一顺溜,然后叫着叫着就是十二年


慢慢内向的杨巍也习惯好脾气的配合室友的性格派,一般情况下他不用说话笑着就行,虽然后来自己已不怎么像少年时那般爱笑,可在生性活泼的小鸟身边他不需要多想什么,李小朋本来就爱笑,笑起来的样子很讨喜,杨巍也早就适应了凡事淡定的让着这个小自己一岁的室友,有时候互相看一眼,就会没心没肺的咧开嘴,杨巍觉得这大概就叫默契吧,那个什么心心相印的




杨巍完成双杠比赛后没下场地,直接就从陈导手里捞镁粉帮下一个上场的李小朋抹杠,两条杠子来来回回糊了又糊拍了又拍,李小朋在他身后低头擦手,趁抹粉的功夫再复习遍动作,杨巍的视线一直放在杠上,大屏幕一眼不看,尽职尽责的完成打杠公的工作,对于分数他并不担心,太熟了,杠上的晃动,下杠的一小步在自己脑子里都像经过精确计算,对于手上的活更是再熟悉不过,大小比赛不管自己上不上场,李小朋的抹杠活儿都被自己承包了,杨巍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偏执,他觉得他抹完杠李小朋的表现会更好,后来杨芸跟他说她觉得她穿上黄衣服他就会赢,杨巍试图捋顺个中关系,却总是没缘由的心生烦闷,所以思考终是无果


杨巍最后仔细确认一遍,仔细到旁边严阵以待的人都忍不住小声抱怨好了好了,声音细碎黏糊,带着他甩不掉的孩子气的鼻音


杨巍下场前没看李小朋的脸,他只是站在休息区捏着个瓶子把瓶盖拧来拧去


脚伤的原因,李小朋只能选择保双杠一项,所以进入奥运年他的双杠训练就格外卖力,杨巍也不会拦他,只是跟他结伴默默练自己的,练到偌大的训练馆只剩他们哥俩,练到放松热身只间隔一个多点,练到食堂打烊谢绝迎客


有时候会好运蹭晚间训练的队员一口饭,更多时候他俩只能摸着肚皮回房泡方便面,李小朋会捧着泡面碗嘴里念叨你是一碗牛蛙,杨巍只能好脾气的哄他比完赛咱就去,吃到你不想再吃




李小朋没有把牛蛙吃到不想再吃,却在奥运村把烤鸭吃到不想再吃


拿下个人全能的杨巍晚上回到房间敲电脑,从浴室出来李小朋问他怎么不给杨芸打电话,他回说白天在赛场见过了,李小朋往床上仰天一躺闷闷的骂了声憋子,杨巍说你不也没给安祺打电话,李小朋说我留着明天呢,杨巍问她明天会来吧,李小朋轻轻嗯了一声,杨巍又问手肘的伤怎么样了,李小朋抬抬手,把手肘内侧掰给杨巍看,几秒后补了句结痂了,杨巍看看他,然后指了指墙角的象棋,抬抬下巴示意来一盘


李小朋心里腹诽下巴都够短了还抬,面上终究没绷住笑出声来


三局过后李小朋双手支在床上说憋子你不行啊放水都放得这么没技术含量,杨巍不答他只笑,李小朋看他慢慢收拾棋盘,突然觉得无趣翻了个身倒在床上,然后他听见杨巍说你先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再睡,说话的功夫杨巍停下收拾棋盘扭头正了正被李小朋扔到墙边的枕头,敦实了枕头下沿,这样枕起来脖子更舒服


李小朋只看着不说话,然后一把扯过被子蒙在头上,被子里的浑浊空气搅得脑子乱糟糟的像个停不下来的破机器,那马力都够比上赛前情绪搅人心绪的功率了


后来他还是听到了熟悉的呼噜声,后来他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想坏了我可别得什么鼾声依赖


第二天单项决赛,李小朋最后出场,上场前,他选择降低难度,教练说行,杨巍说好,他拿了冠军,亲了陈导,拥抱杨巍


曾经一年三块,如今三年一块,李小朋站在领奖台上,回想过去四年,觉得也挺值了




杨巍有时候会回想雅典到北京这四年,心绪复杂下最后的总结总是心有余悸四个字


第二拿多了,绿叶当多了,自己就会想,也就这样了吧


越想赢就越会输,可卸下了包袱也不会赢,杨巍觉得自己像是掉入一个听过的专业词里,那词叫死循环


同样被命运缠住脚的还有他的难兄难弟好室友


杨巍清楚记得他被人搀下赛场时的脸,那和雅典摘下头上花环时无二的容颜,却怎么看都多了些许绝望


杨巍经常会觉得时间在李小朋身上好像失去了作用,只除了一个时刻


伤病


那两年,受伤,手术,恢复,再受伤,杨巍几乎没在训练场系统的看到李小朋;那两年,他很少放声大笑,即便笑,也多了几分克制,安祺经常会来陪他,她的自信阳光会让他放松许多,杨巍想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杨巍知道自己是个很闷的人,平时如果没有李小朋咋咋唬唬,房间里基本不会有其他声音,李小朋受伤期间,双人寝室只有在安祺或者别的队友在时才会热闹起来,等他们走了立马又恢复成老样子


杨巍也不知道怎么开导他,他只能帮他打饭,做按摩,挖门盗洞倒腾李小朋会喜欢的游戏卡给他,然后隔三岔五找队医拉家常,到最后队医听见敲门头不抬眼不睁也知道是他,然后不等他开口就说小朋恢复不错


就在李小朋复出夺金大家等待他再创辉煌时,他又伤了,这次更重


杨巍和队友一起去看他,他的娃娃脸依然挂着笑意,乐观又开朗,杨巍却只能看到他青黑眼圈里说不尽的疲倦


第二天杨巍给他送换洗的衣服,他不确定他会在队医那养多久,路过水果摊又买了几个苹果


杨巍到时医生刚走,李小朋坐靠在床头,看着右脚石膏发呆,杨巍什么也没问,从塑料袋里挑一个最大的去洗,回来坐下用刀慢慢削,剔了核,切成块,盛在饭盒里,递到李小朋面前


李小朋一直瞧着,然后捡了一块,边啃边感叹杨芸调教得好


杨巍不说话,把饭盒放到床头,抽出一张纸巾擦刀,然后听见李小朋说,杨巍,你想过退役了做啥么,声音闷闷的,没有往常的清亮


杨巍低头擦刀,然后把刀尖扣回刀柄里,语气平淡,没有,这不是我们现在要想的问题


杨巍有时会想,自己这闷子性格有时也是好的,至少自己心跳如雷时面上仍是风平浪静,李小朋那几个字太短了,短到杨巍都抓不住平日他和自己的对话里那再熟悉不过的鼻音,他也不叫自己憋子


杨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他和刀较完劲抬头看李小朋,才发现李小朋在和苹果较劲,一小块苹果他吃着像含糖块,还剩一半在嘴里,搞得腮帮子鼓出一块,他低着头,长睫毛掩住眼睛,看不清楚情绪,杨巍只能看见他眼眶红红的


杨巍从饭盒里也捡一块啃,然后说还行吧,不行你就吐,手伸到李小朋脸旁,做接的姿势


李小朋没理他,半晌开始吃吃的笑,先是肩膀抖,后来直接咧嘴乐


杨巍就地抬那只手囫囵一把李小朋的脸,带走那脸上最后一点潮意


临了,杨巍心里想,笑得真好看


第三天,李小朋打着夹板回到训练馆,杨巍远远看他一瘸一拐,眼睛却晶晶亮的,他没上前,只是笑,弄得黄序在旁边瞅他心里直发毛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说08年是个大运年,特别是对于体操队,喜事一件接一件


李小朋想应该是这样吧


08年的夏天,像是一场盛大的焰火晚会,属于每一个拼搏在8月北京的人,每一颗花火升天都代表着他们这四年来的全力以赴和咬牙坚持,每一次烟花炸裂的巨响都暗藏了太多的翘首企盼和战战兢兢,最后它们毫无保留的绽放到达极致,而后缓缓消隐于夜空之中,他们终于要和那一千四百多个不眠之夜告别,幸福的,遗憾的,或许笑靥如花,或许潸然泪下,他们最后还是要完美的告别


或许也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告别


李小朋只记得那一天的夜晚,无数台高瓦数的照灯开启,巨大的光亮让鸟巢夜明如白昼,他抬头看着璀璨的夜空,泛着金属光辉的鸟巢圈出的一片深邃蓝色竟像延迟摄影一样无限的向外延伸,穿透了钢筋水泥,穿透了万人欢呼,也穿透了自己的心


他曾经敞开心扉和大家一同欢笑,曾经笃定了信念和队友们一起坚守,无论多难,无论多久,这八年以来,他笑得有多开心摔得就有多疼,伤得有多重就逼得自己有多狠,他相信,这一切的一切,身边的人都感同身受


他也曾经在漆黑夜里紧锁房门独自疗伤,25岁以前的顺遂人生,达成了许多人穷极一生都追求不到的成功与梦想,却也在巅峰之时跌入谷底,短短数月,想遍了过去几乎所有从不曾动过的念头,做好了几乎所有不曾动摇的准备


有时候想着想着觉得自己痴便笑,有时候看着脚上的疤看着看着便哭,眼泪滑落时嘴角还在上扬,他无数次的问自己,这般痴痴傻傻拼尽全力,是不是到了最后依然徒留镜花水月


每一次的问,试探,小心,止不住的颤抖,每一次的回答,微弱,迟疑,难以抉择


后来,他像个溺水之人沉入静寂水底,耳边只剩水流声


后来,好像连最后一丝心跳都捕捉不到


后来,他听到他的声音,平淡至极,乏味之极


他说,我们


他抹掉了自己已漫过眼眶却还来不及滚下的泪水,李小朋想,这一辈子大概也不会有这么肉麻的念头,那一瞬间,他的手指,像带着世间最温暖却不灼热的温度,能蒸发他眼里的所有潮湿,能驱散他心底挥不去的寒冷,他说,我们




人们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肆意飞扬的青春,过期不候的年华,在这个夏末之夜全力绽放


李小朋依然抬着头望着烟火漫天的夜空,星星点点就那么慢慢的模糊成一片,他好像又回到了12天前的那个赛场,他在他耳边轻声的说


——八年了,好像做梦一样……


然后,他泪流满面,左手就被轻轻的握住


他低头,自己系在左手腕上的红绳和只有他系在右手上的红绳好像就那么自然的连成一条线,这边是自己,那边是他


掌心温暖而粗糙,一如他拍他肩膀时自然而然伸过来摘掉他脸上东西的手指的触感


他抬头,迎上近在咫尺的目光,即便已眯得快看不清瞳仁,却也足够让他分辨出满满的笑意


他就是这样,从来不懂得掩饰,也从来不会掩饰


他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在自己的身边,保持着可以碰触的距离,不曾离去


那是李小朋在那个时刻的脑子里所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事情,绚丽焰火为景,欢呼沸腾为乐,挂在胸前成串的徽章是过往,每一张笑脸都是见证


他们在这里,他就在他的身边,十指紧扣


这般那般,都是完美




愿我们越来越好





评论

热度(5)

  1. 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shale69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