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这个感觉很暖啊

精神脆弱_学英语吧:

终于画了这个梗xxx
上周回家时看到一个爸爸骑车,前面筐子里坐着他女儿
当时我:???有这种操作?!!!

同学说她之前看到俩男的……emmmmmmm
这车质量真好xxxx

【昕博】理综(不到)三十题 (上)

只知道端粒跟DNA复制有关。第一次知道还跟衰老有关。看个昕博还能涨知识~

郁垒:

本来想写五个的 突然有点事就只有四个了(;´༎ຶД༎ຶ`)
都是一些无脑的小段子 🤧吃得开心就好
ooc都是我的
有些不太好的我给删了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多少题



1.不确定性/关系。

许昕有段时间觉得全世界都在跟他抢方博。

哥哥对他又抱又摸,弟弟整天黏着他还不忘在网上表白,还有一群迷妹说要偷走小可爱。

许昕关了微博,觉得再看下去他可能是要爆炸。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没那个立场来吃这些乱七八糟的醋,一句告白憋了两个星期了还没说出口。

远远的看着方博傻乎乎笑着的样子,许昕心里更难受了。不就是一句我喜欢你吗,许昕迈着大步就朝方博走了过去。

正跟弟弟聊的开心的方博用余光瞄到了走过来的许昕,立马收了笑容,一副十级防备的样子,往后退了两步。

“你你你干什么?”

许昕跟弟弟打了个招呼就拉着方博往更衣室走,不管方博在后面的抗议。

“方博,你说,我跟你是什么关系?”许昕撑着墙壁问道。
方博看他来势汹汹的样子,把要说出口的“我是你爸爸”赶紧吞了回去,开始认真思考。

队友?好像太普通了。
朋友?许昕对他的好也不能用朋友来形容。
兄弟?也不太一样……

他不敢往下想了,只好低着头说了句不知道。

许昕清了清嗓子,说:“看着你开心我想和你一起傻笑,你不高兴的时候我比你还难受又想安慰你,看到你跟别人亲近我觉得我要气炸了。”

方博抬起头来看着许昕,听见他一字一顿的开口:“所以,方博,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

这段话听得方博一愣一愣的,许昕这是在告白吗,许昕这是在对自己告白,不是吧告白不应该得说我喜欢你吗?

“不……不知道,不确定。”

许昕撑着方博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好一会才放开他,又盯着他的眼睛问了一句,你还不确定吗?





2.端粒
(端粒是一段DNA蛋白质复合体,当细胞分裂一次,每条染色体的端粒就会逐次变短一些。现在科学研究说等到端粒消耗完,细胞就会进入凋亡程序。嗯……跟衰老有关。)

好不容易有个假期,方博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在家里当条咸鱼看看电影打打游戏什么的。

许昕对着卧室喊了三遍也没听见方博起床的动静,看着桌子上冷掉的粥和包子叹了口气,干脆自己也跑到卧室脱了鞋子跟方博一起躺在床上。

他伸出手指悬空描着方博的眼睛鼻子嘴巴,最后还是没忍住戳了戳方博的脸,被打扰的人终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许昕?”方博揉了揉眼睛,声音还带着没睡醒的懒散。
“你终于醒了啊。”许昕凑过去亲了亲方博的额头。
“好不容易可以睡个懒觉,你还起这么早?”方博伸了懒腰,又往许昕那边挪了挪。

许昕伸出手把方博圈在怀里,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发,觉得满足极了。

“哎方博,你说是不是等你老了也这么可爱。”

许昕的怀里太舒服了,方博觉得困意又席卷上来,听到许昕没头没脑的话便含含糊糊的反驳了两句:“你说啥呢……我……我才不可爱。你博哥什么时候都帅。”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偷偷洒在床上,许昕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方博,趴在他耳朵上轻声笑着说:“对啊……你永远是我的小王子。”



3.肾上腺素过剩

许昕出去打比赛了,方博训练完了才觉得浑身不舒服,没人跟在他后面说话,还真有点不习惯。

秋天温度渐渐降了下来,回到家里不开风扇和冷气还是让他打了个喷嚏,许昕出去了怎么把暖意都带走了。

一定是天凉了才让自己想这么多的,方博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

直到半夜方博舍不得关灯,盯着天花板,连打局斗地主的心情都没有,从床这头滚到那头也不想笑的时候,他才肯承认。

他想许昕了,想的不得了。

许昕那边还是下午两点,方博看了下赛程,四个小时之后许昕才有比赛,才试探的点了下视频通话。

电话没有马上接起来,方博等了一会,又想许昕可能在训练吧,刚想取消,许昕挂着许多汗的脸就出现在了屏幕里。

方博清楚的看见小屏幕里的自己明显笑了起来,许昕皱了皱眉头,问他这都几点了他还没睡。

“我我我今天白天训练得太亢奋了,感觉肾上腺素分泌太多吧。”方博乱七八糟的解释着。

那边许昕看他这个慌乱的样子,也展开了眉头,又想逗一逗方博:“那希望博哥传染一下我了,我累惨了。”

方博一听他这么说,再怎么想多聊几句也只能说一句那你休息吧,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委屈表情。

“方博儿,你承认一句你想我了很难吗?”许昕的声音带着笑。
“我我我才不想你,我就是不习惯。”

就算怎么解释,在暖黄色灯光下许昕还是把脸红的方博看得清楚,说了一句我也想你。

“嗯……我……我也是。”



4.静电的刺痛

许昕今天兴致勃勃的抱着个快递回家,方博在路上问了好几次那里面是什么,许昕都摇摇头说保密。

直到回家了许昕才神秘兮兮的打开,是两件毛衣,黑白配色,一件比另一件的尺码大了一些。

“虽然我们很多一样的衣服,我觉得私服更容易秀恩爱。”许昕把毛衣扔给方博,让他去试试。

方博拎着毛衣表情复杂,说天气已经冷到要穿毛衣了吗,还配合的拽了拽自己的短袖。

“再冷一冷就可以穿了啊。”许昕三下两下套上毛衣,“好不好看?”

方博点了点头,又盯着自己手里那件。

他不太喜欢在秋天穿毛衣,明明有那么多材质的衣服,为什么许昕非要选择这种产静电噼里啪啦的衣服,连去开个门都能滋的一下被电到。

方博怕被电到又不好意思告诉许昕,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换上啊。”许昕走过来要上手。
“不不不,这天太热了。”
“你就试一下再脱下来不就得了吗?”

看许昕这么坚持,方博只好把顾虑说出来了,许昕一听捂着肚子笑了好一会,才凑近方博的耳朵旁。

“平常我对你天天放电都冒火花了也没见你多害怕,还高兴的不行,这点静电都怕?”

天气转凉了,但是大家口中的话题变成了许昕方博穿情侣毛衣高调秀恩爱撒狗粮的无耻行为。

——————
tbc

日常求个评论

采桑歧路间:

❤❤❤

脊令在原:

苏州世乒赛赛后采访:

http://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q0153prqoi0

另外一个版本想必大家都看过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Q2MzQ1MTc2.html


输球仍能微微含笑、坦然分析失误的蟒,和赢球泫然欲泣,认真述说原因的博,在对待胖球和比赛的态度上,我觉得他们当得起知己二字。

是我博!哈哈哈

长颈鹿:

帝企鹅蟒蟒X阿德利企鹅博儿

来自百科:

帝企鹅是企鹅世界中的巨人

阿德利企鹅眼睛很好看
圆圆的 还有一圈白色眼线
是企鹅中体型偏小的种类

emmmmmm
脑补了小个子博儿保护蟒蟒的情景

【昕博】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03

这个场景描写太美好了。干净的初恋的味道。

城门口的肉包子:

03




还没有出正月十五学校就把他们叫回去上课,所有人都像疯了一样,会骂的骂,不会骂的在心里骂。




方博今年还没吃上汤圆,哼唧着拿着许昕板砖一样的手机给他妈打电话,要十五那天请假回家,他爸在电话里严厉的说,要坚决贯彻落实学校的方针政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许昕看方博挂了电话那一脸苦相倒是乐了。




“今年就陪我过十五吧您内。”




“有汤圆吃吗?”方博皱巴着一张脸问他。




“食堂有。”




“有月亮看吗?”




“操场,够你看了。”




“有庙会逛吗?”




这许昕就没门了,他总不能在学校里变出个庙会来。




“有啊,”坐在前面的张继科翘着凳子转过来:“十五你龙班长带你去逛庙会。”




“真的假的?”




“真的......”马龙悄咪咪点头。




到了十五那天晚上方博才明白所谓了龙班长带他逛庙会就是翻后操场的墙,简称逃学。




一寝室六个人浩浩荡荡的像飞贼一样爬上墙檐,周雨还一手牵着刚十岁的樊振东,往墙下蹦的时候还得拽着,生怕这小胖墩儿摔了。




一年到头大型的庙会没有几场,这次一同的还有花灯展,他们挤在人堆里,初中的小孩儿一个不小心就被淹没了。




周雨把樊振东牵的紧紧的,张继科像刷了层胶就死粘在马龙身上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方博就一个人站到孙悟空花灯面前看了两秒,所有人都没了。




他蹦着瞅,就见一堆脑袋都长一个样。他没法了,扯着嗓子开始喊许昕,喊没两声嘴就被人从背后捂了个严实。




“别喊了。”




许昕递给他了一个糖画,孙悟空的。




他跟着许昕逛了很久没找到那四个人,最后还是去小桥上的汤圆摊上吃汤圆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正靠在桥边的栅栏上吃的热火朝天。




方博把缩在袖筒里的手伸出来捧着乘着三四个汤圆的小瓷碗,突然觉得今晚月色真美。




许昕含着烫嘴的汤圆看着方博,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把自己给感动了。




周雨和樊振东到炮摊买回来了一兜炮,吓到了没多大的小孩儿,被人家家长怼了一通一群人跑到桥下边放烟花,一包火箭筒喷了好久,放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半天没反应,方博以为是他没点着,勾着头跑过去看,脑袋刚伸过去烟花筒就炸了,响声和鱼雷一样。




周围看烟花的都吓的不轻,方博直接整个人给炸懵了,耳朵里全是尖锐的响声,震的他脑仁疼。




“伤着没?”许昕问他。




“啥?”方博耳朵里的耳鸣声太大了,他还没从刚才那爆炸里边醒过来。




“博哥不会聋了吧?”




“不会,吓着了,”许昕把手捂在方博耳朵上:“能听见声儿吗?”




方博点点头。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方博点点头。




他的耳朵被许昕捂热了。




从庙会回来就正碰见站寝室门口逮他们的班主任。




班长带着逃学,气的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于是半夜十点半,班长就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在操场上来了一个5000米的长跑。




刚跑完身子热,回到寝室才觉得冷的厉害。




学校寝室的电箱坏了,修电的老大爷还在家里过十五。




方博把被子裹了个严实,就露个脑袋尖。




“你冷吗?”许昕在对头戳了戳方博的头顶。




“不冷......”方博迷糊着哼唧了一声,他马上就要和周公见面了,被窝里暖的暖烘烘的,这大概就是没有空调的幸福感。




他晕晕乎乎的要神游,身体也晕晕乎乎的晃啊晃,眯起眼发现许昕跨了床头那两道铁栏杆翻到他床上。




“干什么?”




“我那儿太冷了。”




方博又闭上眼睛往里边挪了挪让他拱进来,许昕把自己薄薄的一层小被子搭在上边,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方博翻了个身,背贴到了墙上,有点凉,他又往中间蹭蹭。




许昕的脑袋和方博挤在一个枕头上,那得有多近啊,他也不睡觉,就睁着眼睛看方博慢慢睡熟。




他盯着方博眼角受伤的地方看了半天,不知道留疤了没有,平时也没有在意,用手指尖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好像没有疤痕的感觉。




方博裹成一团,半个脑袋缩在被窝里,许昕把被子往下拽拽,把他的鼻子和嘴露出来,这样睡你也不怕半夜憋死?




方博的嘴巴被枕头挤得嘟着,许昕想亲他。




他知道方博睡觉有多死,他也不担心,就飞快的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感受柔软,离开了他才觉得不太够。




当他再看向方博的时候宛如一出惊悚片,方博圆溜溜的眼睛瞪得硕大,吓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嘘……”




他怕方博叫,就用手捂上方博的嘴。方博瞪着的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直勾勾的盯着许昕,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许昕把手移开,放在他的脸上,他试探性的想再去亲亲他,用鼻子蹭他的鼻尖,方博没有躲,许昕的嘴唇轻轻碰上的时候,他张了张嘴,和他吻在一起。




轻描淡写的吻除了呼吸声一点响动也没有。许昕的手在被窝里抱着他,两个人搂在一起,窄小的床倒是空出来一片空位。




早上起床铃响的时候寝室没一个人起来,昨天晚上跑的那个五千的后劲估计还没过。




许昕被寝室亮起来的灯照醒了,把完全麻掉的胳膊从方博身子下边抽出来。




对面的张继科马龙爬起来开始穿衣服,许昕挠挠头,又扭过来脸看依旧睡得天昏地暗的方博,然后扯着被子蒙到头上在方博脸上亲了一口。




结果方博触电了一样突然就从床上翻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许昕不明所以的用胳膊支着身子也看着他,两个人都不说话。最后方博用平生最快的速度穿上他一层层的衣服跳下床跑去洗漱的时候,许昕才爬回自己的床。




他该不会是把昨天晚上的事都给忘了吧?




从下去站队到跑操结束他俩都没说过一句话,回到教室上早自习许昕晃着板凳呜呜啦啦背诗,方博准时趴在桌子上进行他的每日一早睡。




诗太拗口了,他背不下去,把书往桌子上一扔,翘着的腿砸下来一脚就踩到了方博脚上。




他是故意的。




“我靠!!!”突然惊醒的方博从桌子上弹起来,正对上语文老师凌厉的目光。




方博把手缩在袖子里怀里抱着本语文书站在教室门口吹冷风,可怜巴巴的吸着鼻子。




没等两分钟许昕也吊儿郎当的拎着课本出来了,往墙上一靠张嘴就开始沁园春雪。




等老师走了许昕的声也停了,他去拽方博缩在袖子里的手,拽不过来就干脆拉过整条胳膊。




“昨天的事你是不是都忘了?”许昕把手强塞进方博的袖子里攥着他紧握的拳头。




他的手凉,方博的手热乎乎的。




“你要这么问的话……那我就想起来了……”方博把手张开和许昕握在一起:“你……你早上亲我我还以为我昨天晚上做梦来着。”




“你耳朵都红了。”许昕瞬间咧开嘴笑的春光灿烂,他把方博拉过来挤着,在宽大的校服袖筒里牵着的手藏在身子后面。




“你冷不冷?”




“我不冷,”方博摇摇头,捏了捏许昕好容易被他暖热的手心:“我不跟你一样神经病,穿个棉袄能丑死你咋地?”




许昕刚想浪漫一把说你温暖我就够了啊就被巡视早读的校领导吓的咬了舌头。




“你俩挤一块儿干嘛呢?”




他们俩赶快把藏在背后的手松开,许昕对着校领导指指方博:“挤挤暖和,您看他耳朵都给冻红了。”




领导看了看,方博还真是从脸红到脖子根。




“进教室吧,认真学习。”




“谢谢主任。”







这张眼镜不能直视!会心跳过速啊

请叫我总攻大人:

您有一只喝水的小可爱需要签收~
无心睡眠,只想撸博儿~

精神脆弱:

博:瞎子你找到地方了吗,实在不行换你博哥来
蟒:得了吧,要是换你来咱今天估计得露宿街头了
博:……

最后一更( • ̀ω•́ )
突然想画两人出去玩时候的样子
先去看看富士山吧
两位比赛加油哇(ㅅ˘ㅂ˘)
我要沉迷学了
七月见(´ΘωΘ`)

第二张的小拇指!!!!第三张好像男朋友走下面 小可爱走边边 暴风可爱啊

初妍:

【6Pgif】12年俄罗斯公开赛的颁奖仪式,戏超多的两个人。

P1:咬着手指跟蟒说话的博

P2:我很酷但是你不能不理我 戳戳戳 理我啊 打你啦

P3:我和我的世界第一博

P4:奖金要交给博

P5:你不理我我走掉啦

P6:无处安放的美手


视频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475467/

【昕博】 狮心

哈哈哈哈哈哈 俩傻子

吴阿凌:

*许昕第一人称视角,一发完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狮子座是十二星座中最自负、最霸道、最雄性、最易于引人注目的“百兽之王”。狮子男是霸权主义的雄狮,占有欲表现的太过分会使人反感。但是,他自信坦荡、慷慨大方、热情乐观,无论他到哪里,他都不自觉地成为中心。”


        我随便在网上搜狮子座,结果就看到了上面这种东西。这不瞎扯淡吗?


        最后一句话我还算同意,我确实是一个慷慨热情且乐观的人,“最雄性”我就当是赞美了,但其他的,真属于胡说八道。网上动不动就说我们狮子座拽、霸道、自以为是,这么嫌弃我们,那我们请客吃饭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少吃点呢?再说了,万众瞩目百兽之王我可真不敢当,我怎么就没觉得有多少人注意我呢。


        一般来讲,狮子座都是一腔热血为别人付出,而别人要不就逃了,要不就嫌烦,不仅没人念我们的好,还要在网上写帖子骂我们。


        这帖子肯定是天蝎座写的,就天蝎座最烦人。




        方博最烦人。




        我不知道方博信不信星座,我们女队的姑娘到是有不少信这个的,整天神神叨叨。我是今天看到方博的微博才去搜星座相关,这个人一万年不发一条,今天却转了个天蝎座的内容。


        我不太信星座,但是方博关注星座,我就也得关注一下。




        说到方博这个人,他有三个烦人的点。


        他有太多的亲密朋友了,这是其一。我认为除了父母亲人之外,每个人最多拥有二至三名亲密朋友,再多了上哪儿找更多根肋骨给你插刀,其他人都是普通朋友或者同事。但就算是亲密朋友之间,也该保有私人距离,可是方博没有——方博和谁都没有私人距离!


        邱贻可可以肆无忌惮地捏他的脸,樊振东可以和他贴脸自拍,张煜东可以搂着他,崔庆磊可以抱着他,宋鸿远和李良夫我都不想说……不论是谁他都不反抗的。真的,我们狮子座向来诚实,正派得很,这些都是方博的罪状,绝对属实。


        难道不烦人吗?


        其二,他有事没事都喜欢硬抗。方博手腕的伤到底状况怎么样,我一向都比球迷知道的还晚,他对记者说都不会对我说的。这真的太烦了,哪儿有这样的,他的情况我怎么能不知道,我自己的事儿都马马虎虎,操心操肺睡觉都在担心他的事儿,结果他从来不吭声,这不是故意和我过不去吗?


        其三……哦等一下,方博说想去新世界逛街顺便吃个烤肉。汉拿山有啥好吃的我就不明白了,他非得去吃,我还得陪着,我做错了啥我。




        没有其三了,我和方博吵架了。


        这次吵得真他妈凶,应该是我们认识以来吵得最厉害的一次了。方博把筷子摔到了地上,打翻了一碗酱料走人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我才不去追,他差点儿没气死我。


        方博对我说:许昕你能不能别老管我。


        其它的我都不太记得了,好像还骂我太自大眼里没其他人什么的,不过中心思想就这一句话:嫌我烦了,嫌我管他太多。


        他妈的,我不喜欢你我管你啊??


        ……但是这话我没法说,方博又不喜欢我。这事儿是我吃亏,还有苦说不出。


        方博就仗着我喜欢他,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我喜欢他不好吗?要知道,一个狮子座,不想做的事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都不会干的,所以现在别人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不喜欢他,我也不会不喜欢他,这样不好吗?


        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哪儿不好了,方博为什么不喜欢我管他,我管他还不是因为喜欢他,方博为什么不喜欢我喜欢他?




        我没忍住,还是把这事儿跟马龙说了。


        我师兄挺善良一人,给我提出一个设想——方博可能不知道我喜欢他?


        我觉得有道理,毕竟方博有点儿傻。虽然我觉得狮子座一向讨厌一个人很明显,喜欢一个人更明显,傻子应该都能看出来了。


        谁知道呢,也许方博蠢得与众不同吧。


        马龙最后还劝我,为什么不表白呢,就算被拒绝了又能怎样。


        我其实不是怕表白,表白怎么了,表白我又不矮人一等,我堂堂正正的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但主要是,我怕我表白了,方博没那个意思,给他徒增烦恼。


        No no no,马龙摇着头,我觉得他也喜欢你。




        这我是绝对不信的。


        我喜欢方博,我最了解他,他要是喜欢我,他应该对我比对其他人特殊吧?但是没有,我观察好久了,他对大伙儿都是一样的好。平时出门给我带饮料,也一定会有张煜东一杯;帮我在国外捎了一副好耳机,我回去一看他给崔庆磊弄了个鼠标;我输球不太开心他不言不语陪着我,小胖输球不开心他也去陪小胖,哦他跟小胖还张嘴说话。


        唯一特殊的是,他只欺负我,不欺负别人。把我干洗的衣服拿去水洗了,笑嘻嘻晃着我的胳膊说对不起啊;把我的车开到四个胎都失压,靠在我身上跟我保证绝对不是他干的……哦他还跟我保证过以后喝酒自己有数,结果呢,回来吐我一床,还抱着我不撒手。


        尚坤有一次看见我和方博聊天,私底下问我,是不是在一起了。我吓一大跳,问他何出此言。结果他给我来一句,没在一起方博怎么老跟你撒娇?


        这叫撒娇?我看尚坤才瞎,方博怎么可能跟我撒娇呢。我跟尚坤说,那是你没见过方博怎么对邱贻可的,那才叫撒娇。


        尚坤摇摇头,坚持认为方博就在和我撒娇。行吧,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是我喜欢方博又不是他喜欢方博,我喜欢的人当然我最了解了。




        我觉得我还是得跟方博好好谈谈,虽然经过我严谨的考虑,我决定不表白,但是也不能吵架之后一直这么僵着啊,朋友还是得做吧。正好队里有一天的假,我给方博发微信,约他出来打台球。


        结果,这小子回我五个字:我在成都呢。


        我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打字的时候觉得屏幕都快被我按碎了。我给他回了三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邱贻可?


        方博竟然发了段语音,声音嘈杂,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开心:对呀我想吃火锅了就去找他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哈哈。


        走你大爷!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个典型的狮子座。


        我对方博很霸道,我无法控制我的占有欲,他的事儿我觉得都是自己的事儿,他也是我的。是我的方博,不是别人的,不是邱贻可的,他该来找我,我也能带他吃火锅。


        方博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他觉得我烦……也难怪了,是我活该。他又不喜欢我。


        我是挺烦人的。




        我是不是该放手了?




        狮子座坦坦荡荡,拿得起放得下。决定放手的那天,我去找了周雨唱歌。


        哦其实周雨不想去,我威逼利诱胁迫他和我去的,他象征性的嚎了两嗓子,然后就是我一个人唱了,他坐旁边儿玩手机。


        我刚唱完空白格,心情实在差,想喝酒,周雨忽然跟我说,方博要来。


        我很直白地对他说我不想见到方博。


        然而来不及了,包厢门被推开,方博跑了一头汗,踉踉跄跄撞进来,手撑在膝盖上不住地喘气。




        而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担心屋里空调太凉,方博出汗之后呆在这儿容易感冒。




        我在心里承认了自己还喜欢他。


        算了,喜欢就喜欢吧,我不费那劲了,不就是喜欢他吗,他能把老子怎么样?




        方博好像喘匀了气,手一指,说:周雨出去。


        周雨真扭头就走了,还贴心地替我们关好了门,您真是温柔小天使啊。


        就剩我和方博两个人了,我呵呵一笑,问他想点什么歌啊?


        方博睁着他那双大到犯规的眼睛,盯着我,说:许昕我喜欢你。




        我操,我听到了什么?




        方博都不给我反应的时间,一股脑把心事全倒了出来:我不管了我必须得说了,你以后躲着我我也认了,我就是动心了就是喜欢上你了,我真没办法了……但是许昕都赖你,你肯定知道我喜欢你,你还对我这么好,天天都和我在一起,我的事你都要管,我都习惯性依赖你了……你就是故意的,你仗着我喜欢你,你就欺负我……呜……


        方博越说越委屈,眼圈儿都红了,眼看要哭。


        我从来没见他哭过,他手腕特别疼的时候都躲在被子里一个人哭,把房门上锁,我想陪他,怎么敲门他都不让我进去。


        现在,他大概觉得破罐破摔了,便什么都不顾了。




        我的身体快过了大脑——我把他抱住,然后吻了下去。


        他在我怀里哼唧了一下,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整个人都定住了。


        ……方博你不知道接吻要闭眼啊,我停下来说。


        方博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睫毛上还沾着泪珠,然后听话得闭上了,小手还抓着我的衣服。


        我靠,这么可爱。


        我这次亲得深了点,追着他的舌头跑,他后来脸都憋红了,开始皱眉头。


        哦我忽然发现小博儿不会换气。




        忘了什么时候亲完的,周雨反正不见了很久,估计也没打算回来(谢谢他)。我干脆抱着方博坐在包厢里,把人放在我腿上圈着。


        我忽然意识到,方博好像是我的了,方博真是我的了。


        我这么想着,也这么说出口了,方博脸还粉着,抱着我的脖子,声音特别小:那那那你是喜欢我吗?


        你也太蠢了吧,我翻白眼,不喜欢你我亲你干嘛。


        方博一直跟状况外似的,恍惚着竟然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吓得我立刻去捂那块红痕:你有毛病啊?!


        真不是梦……他低着头。


        我还想问这句话呢。我比较郁闷,竟然是方博开口先表的白,我去,我那么聪明,我竟然没看出来他喜欢我。


        算了,我转念一想,那应该是老子看上的人非常有本事,连我都能骗过去,我的小博儿很厉害。




        你怎么忽然今天冲过来跟我表白?我问方博。


        方博支支吾吾说:邱哥看出来我喜欢你了,他嫌我怂,说都耗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也不想再折磨自己了,觉得表白就一了百了……


        ……邱贻可看出来了?


        是啊,方博点头。


        你别跟他来往了,我说。


        这叫什么事啊,我没看出来他喜欢我,邱贻可看出来了。这事儿我真不能忍。




        许昕你瞎说什么呀,方博打我,那是我邱哥诶,你让我不跟他来往了。


        行吧,我妥协——邱贻可宋鸿远崔庆磊李良夫张煜东,这里面你选俩继续来往。


        为啥啊?!


        因为每个人应该只有二至三名亲密朋友,你超标了。


        方博挑眉,这谁规定的?


        我啊,我理直气壮。


        许昕你简直蛮不讲理!方博急了,他又打我,真烦人。


        狮子座都蛮不讲理,方博现在反抗也没用,已经是我的人了,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别想跑。


 


 


 


-全文完-


*突然心血来潮,一气呵成码了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