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獒博】礼包(上)

洛幻:

您有一个甜文大礼包请签收~
想了想觉得一篇一篇放上来太麻烦了,所以打包了~按类型分了上下,上是甜向,下是虐向,请查收。
上里面是四篇,三篇闲岁月(情人节贺文,元宵节贺文,卡塔尔纪念)+一篇AU(迷信)
再次证明了,补文火葬场 日常补档(2/2)
有没有人听过《夏日牧歌》啊,超欢快的,在想要不要挖新坑(闭嘴,先填完再说)嘿嘿






*
甜文篇


第一章(元宵节贺文)


张继科拎着袋装汤圆来的时候,方博正在打游戏,不像平时那样吵吵闹闹的,手指僵在键盘上。屏幕上的小人死了好几遍了他也没反应过来。


张继科的手覆上去,方博僵直的手指被包在他温热的掌心里:“手挺冰的。”


“走路没声啊,果然是黑狗”


“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怎么跟你哥说话呢”
“滚滚滚,搁我这找什么哥哥的威风。”


张继科笑了:“想什么呢,游戏都不打了。要不我帮你来两把。”


方博一脸的惊恐:“得了吧,你这水平斗地主周雨都嫌弃你呢,拿我号上这个,周雨得冲过来掐死我。”


想了想癫狂状态的小豹子雨的战斗值,张继科默默地收回了手。


“你在想比赛?”突然,张继科就开了口,一击即中,是他的风格。


“明天最后一天,”顿了顿,方博抬起头:“我不知道能不能打好。”


“好好打,”张继科说:“我在呢。”


有次他们打乒超,张继科就是这么说的。


那时他肩膀受了伤,一场比赛硬生生的扛下来。下场的时候,满头的汗。


下一场的比赛是方博上场,队医扶着张继科去休息室紧急处理。擦肩而过的时候,张继科低下头来,悄声对他说了句:“好好打。”


看在方博眼里,是他忍痛的眼神。


心突然就乱了,满脑子的担忧和害怕。明明他那时也是上过大赛场的选手了。


可转身看见张继科的位子空着,就觉得没来由的心慌,像兵荒马乱奔腾在心上。


开局也不知道怎么打的,就是乱七八糟地丢了分。鲁能叫了暂停,方博放下拍子,以为转身会看见焦急的教练。


可他一回头,却看见了张继科。


你说好笑不好笑,那么多人,可一眼望过去,像有魔力似的,就瞅见他一个。


满地都是六便士,方博抬起头,只看见了他的月亮。


伤像是草草的处理。绷带裹着冰袋敷在肩上,披了一件外套就站在场外。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该在休息室好好休养他的伤势才对。


方博一步步走到张继科面前的时候,眼睛一下都没有离开他的肩膀。


“你的伤”


“我在呢”张继科突然开口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可就一句呀,方博的心静了。


然后张继科转了话锋,说起眼前这场比赛来。单手比划着给他指导,一如他们相遇后的每场比赛。


不管哪里,只要有张继科,他的心总是安定的,十几年认定的人,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呢。


方博心里安稳了许多,微微露出点笑意。但很快又严肃起来:“继科,之后的比赛,你的脚和腰行吗。”


刚开始打球那会,方博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有这样的伤病。尤其是他面前的张继科。


那时都是风一样的少年模样,恣意纵横,不要命地上场拼。跑动都是灵活轻盈的,远远看去像只矫健的鹿。


可哪有受用一辈子的年轻活力。二十多岁听起来还是活力四射的年纪,但干他们这行的,哪个能没有点伤痛。


张继科打封闭那天方博等在门外,医生出来的时候对他嘘了一声。


从半掩的门缝里看进去,张继科趴在小小一张床上,像是睡着的样子,或者说是晕过去了。


方博推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在张继科床边蹲下来。张继科睡着,眉心微微有些拧着,看起来有点痛苦。


“继科?”他极小声极小声地叫了一声,伸手想要抚平眉心皱痕。张继科突然睁开了眼,定定地看着方博:“你怎么来了。”


方博手扶着床沿蹲着:“我来看看你呗,叔叔阿姨都挺担心你的,”垂下头方博又很小声问了一句:“你疼不疼啊?”


“疼啊,特别疼。”


“..........我以为你的性格会说不疼的。”方博嘟囔着。


眼巴巴地把着床沿,就露出小小一个脑袋,看起来又傻又可爱。


张继科似乎叹了口气:“是真的疼,队里不让玩手机,你陪我说说话呗,转移注意力”


方博为难起来,他话本来不多,跟人互怼还行,这时候什么都说不出口:“说啥啊,你等会,我给你叫周雨去,他话多。”


方博那时候多实诚,听着他想聊天就往外跑。


其实张继科哪里想聊什么天。伤那么疼,说话的力气都想省掉。


不过是想和方博待一会儿罢了。


方博啊,从以前开始就脸苦苦的,可笑起来就是小太阳,明媚得让你心情也好起来。眼睛也很漂亮,像是沉淀着光。看着就会入迷。


可不就是最好的止疼剂。


看上一眼就会生出欢喜。


方博不懂,急着去找周雨,张继科在身后喊了他一声。他回过头,看见张继科认真地看着自己:


“封闭真的疼,方博,我希望你永远碰不到它。”


很平常的一句话,方博转过头去的时候却酸了鼻子。


疼成这样了还想着他,是因为心中有他。


后来张继科的伤就更多了,腰上是最严重的。


去年跨年,有个主持人非让他抱一把合作的女明星。


按说那女孩子是很轻的体重,可张继科抱起来的样子也是吃力的。


有人说了这么一句话:谁能想到张继科这样的真男人,却没法给自己心爱的人一个想来就来的公主抱。


方博看在眼里,心酸地又要掉眼泪。


“我伤好差不多了,你知道的,没啥事。”张继科说着,突然一把把方博从椅子上抱了起来。


方博被惊着,还没反应过来就离开了地面。映入眼帘的是张继科的核桃脸:“至少抱你没啥问题。”


真奇怪啊,抱人家女明星痛苦成那样。自己这么一五大三粗的爷们他抱起来倒是挺得劲的,还高兴得不行。


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卧槽,张继科你放我下去!好娘啊这样!”


“许昕说你粉丝都叫你小可爱了,你还嫌这个?”


“放开我啊啊啊啊啊”


方博不遗余力地扑腾着,倒是成功让他家小藏獒一个重心不稳,两人双双摔在床上。


方博被张继科死死抱在怀里,突然就不想挣脱了。索性调整了姿势躺在他身上,耳朵贴近胸膛,能听见一片蓝色大海的声音。


“方博,”张继科开口了:“明天加油打,我想和你一起去德国。我”


他话都没说完,方博突然就凑了上去,双手按在张继科胸口,撑起身来,认真地看着他:“我知道,你在呢。”


你在看着我,一直看着我。


我都知道的。


年少时的目光越过了漫长的岁月,依然陪在他的身边。


方博什么都不怕,他的心不是没有依托的,有人一直看着他。


这个人,是他所向披靡的勇气。


“明天十五,打完我给你煮元宵。”


“什么馅啊?”


“豆沙,可甜了。”张继科说完,看见方博冲他笑了一下。


可甜了。


“卧槽,方博你这半天人呢?你打的这什么鬼玩意!?给我出来!”小豹子的咆哮声伴随着破门而入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床上的两人都懵逼了。


门口的小豹子也懵逼了。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还显得十分无辜的样子。


场面就要控制不住了。


“哎呀,这屋怎么没人呢,方博去哪了?哎呦,我还有首歌没录完,回头再来吧。”小豹子说着迅速关上门逃离现场。


床上的两人对视一眼,方博蹭地跳起来,打开房门追了出去:“周雨!你特么回来!”


今天的天坛公寓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第二章(情人节贺文)


2003年2月14日


张继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明天就是元宵节,张妈妈在电话里提醒他别忘了吃元宵。


顿了顿,张妈妈接着补了句:“别上了国家队就放送了,尤其你还小,谈恋爱要不得知道吧。”


张继科无聊戳玻璃的手顿了顿,才想起来今天貌似是情人节。


和平时有什么区别吗?张继科一点不觉得,大年初一他都当训练日过了,何况一个西方的恋爱节日。


他和自己妈妈一向是很随和的,突然有了逗趣的心思,一本正经地跑火车:“妈,我谈恋爱了”


“啥!?”


张继科面不改色:“眼睛特大,长得还白,软乎乎的,就是一小元宵团子。”


所谓知子莫若母,差点就让这小子唬住了:“.......臭小子知道打趣你妈了是吧。”


张妈妈嘴上骂着,眼角眉梢却都是笑意:“儿子,妈问你,你好好回答啊,你想找个啥样的?”


雪花从天空纷纷落了下来。


方博趴在窗前看飘落下来的雪花,在窗上哈一口气,一笔一划的,画了一个心。


旁边的小表妹笑起来进来:“哥,你以后会喜欢啥样的人啊?”


2017年2月14日


张继科觉得今天的方博很不对劲,说不上来的冷漠。


天地良心,他白糯的童养媳一向是又可爱又害羞。惹急了也就是无伤大雅地让他怼上一顿。


更何况方博在他面前从来是乖巧的,怎么今天居然还玩上冷战了?


直播完就急匆匆来找方博的张继科委屈。


方博正在和肖指导练球,从他来开始他们已经练了一小时了!


和电灯泡打球难道比和他一起还有意思吗?!


张继科一把拉住路过的崔庆磊,对方一脸的惊恐:“大哥,你刚直播我不都说了我不想娶方博了嘛。你非要逼我以死明志吗!?”


“........不是,小崔。我问问你啊,方博怎么了?”


崔庆磊快哭了:“大哥,我真不想娶他。你媳妇你问我干嘛啊?”


崔庆磊急了,护食的藏獒谁惹得起啊。


那边方博终于练完了,转过头来就看见这么一副拉拉扯扯的画面。


张继科听见清脆一声响,循着声音望过去看见了方博。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见的不是方博。神色冷冷的,平时好看的大眼睛都是锋利的光。偏偏嘴巴紧抿着。分明就是受了委屈的样子。


他看不得方博这幅样子,打小就受不住。


他想上去抱抱方博,像小时候那样揉他在怀里,笑着骂他“小傻子。”


可他还没来得及走过去,方博就提了包和大衣往外走。


把肖战都给看愣了,情不自禁就转过头去看张继科。


张继科骂了声艹,狠狠看了崔庆磊一眼,跟着追了上去。


“小崔啊,这两人咋了啊?”肖战收了球拍,慢慢走过去问。


崔庆磊一脸的嫌弃:“肖指导你别理他们,这两傻逼。”


张继科以为找到方博会花一番功夫,没想到一出门就看见了。


方博并没有走出多远,就在张继科的车旁边。衣服也没换,一身的短袖短裤,钟爱的大鹅也就是松松地披在身上。


北京的天还没回暖,哪里来的好本事就这样。


“怎么了?”


方博没理他,还微微偏过头去


“上车说,好不好”也真是前所未有的好脾气。


“你在生气?”张继科边开车边问。方博一看就是生气了,都气到委屈。


从前他就是这个样子。


受了委屈也不说出来,嘴巴抿成一条线,大眼睛忽闪忽闪水光潋滟。


他重返国家队那天,方博站在门口等他。在一堆人里他一眼就能看见方博,那么小,却叫人就是移不开眼。


那时方博也是这幅受了委屈的样子。


什么话都不说就是盯着他,把刘指导都给逗笑了。


张继科跟着刘国梁去办公室填表,对方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脸的严肃,先是“是哇”“是哇”地训了他半天。


好容易熬完了,张继科转身要走又被叫住了:“二队那个方博,也是鲁能出来的,听说是你弟弟?”


刘国梁笑了:“你这样的性格还能有这么一弟弟。也是奇了怪了。”


方博刚来的时候,刘国梁也没上心,年年都有新鲜的小队员上来,刚进来都是一个样。时间那么长,未来如何究竟不得知。


他最先注意到方博是看见小孩总是一个人,吃饭也是,回宿舍也是。怯生生的一副样子就往角落里缩,看起来又乖又可怜。


教练员给他说那是鲁能来的孩子,和张继科师出同门。跟亲兄弟一样的。


硬是把刘国梁给乐着了,想起记忆中那个日天日地的小藏獒来,怎么就能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弟弟。


“刘指导,你别小看了这孩子。”张继科也乐了,推门出去的时候扔下一句话来:“性子拗着呢,真要生气起来,脾气可比我还大。”


张继科觉得自己简直一语成戳。


方博十几年不曾同他生过气,这下好了,脾气上来他都不知道如何收拾。


生气的小包子倒是自己先开了口:“你刚刚直播了?”


感谢苍天,张继科终于明白今晚问题出哪了。


他这童养媳大概是吃醋了,这么一想,张大爷还挺兴奋的。


“我那是闹着玩的。周雨早和小胖出去吃饭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磊子那事不也是气不过你想嫁他嘛。”兴奋归兴奋,可到底也是心疼的,那就受得了看他这么委屈。急急地就解释。


方博一向领悟力清奇,生起气来说话也结巴:“我我我想嫁他怎么了?不然嫁你啊?你的迷妹得手撕了我。”


“不过我说的也不是这事。”方博说着,委屈的神色少了些,眼神似乎有些心疼:“你干啥啊你,脚怎么了我都不知道。”


方博自己都没发觉他这话简直是在宣示主权。


从前他喜欢这个人,不知道对方也喜欢自己。那种感觉啊,又委屈又恐慌。像尘封的梅子酒,深埋在地底,晦涩又甜蜜。


盼他知道又怕他知道。


所以张继科对他怎样他都不生气,每当他想生气的时候。他就会想到:凭什么呢?你有什么资格和这个人生气。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那些从来不敢说出口的小心思终于有了回应。面前这个人,是属于他的。


所以方博生气了,为什么到现在,有关他的消息他还是最后知道的?


“继科,”方博手指缩在袖子里握成一团:“以后有什么事,你先告诉我行吗?”


“我知道我帮不了什么忙,可是,可是”方博说着,声音有些哽咽起来。


他在担心张继科。


他并不想最后知道他的消息,就像那时张继科打了封闭,他帮不上忙,可他就是想陪着张继科。


“我答应你。”一片寂静里,方博听见了张继科的声音。


深情而认真,是他这十几年爱着的样子。


“今天情人节,我送你个礼物。”


“啥玩意啊?我不要你画那花啊,我可告诉你。丑死了。”


“方博,”张继科突然握住了他的手:“看着我。”


方博转过头,张继科的样子满满倒影在自己眼中。相看两不厌啊,真是十几年都看不够的样子。


那时他以为自己单恋张继科,可真苦啊。但终究是应了那句话。


爱会很痛,可还是要爱的。


于是这个人的模样就那么在自己心上存在了十几年。


张继科笑了,方博还没看仔细这个笑容。


面前的人就凑了过来,他的唇上一片温热。


2017年的情人节,离张继科的生日还有两天。


这天,张继科吻了他。


带着北京夜晚的凉意和青岛海边的微风。


像是满地的花瓣逆风而起,瑰丽又浪漫。


张继科的嘴角还带着笑意:“方博,你可真可爱。”


方博耳尖还红着,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张继科给推开:“滚滚滚!谁让你直播说我可爱的!”


“我哪句话说错了?方博可爱。没毛病。”


是可爱。


可心的方博,我爱的方博。


可爱的方博


一点毛病都没有。


“对了,我生日要到了?你准备送我点啥?来亲一个?”张继科心情大好。


方博不说话,耳尖还红着,扭过头好像还是在闹别扭。


张继科原本没指望方博真给自己来一口,他家小媳妇比谁脸皮都薄,他懂得。


余光瞥过去,张继科看见方博小傻子一样朝着车窗哈了口气,手指覆在雾气上,一笔一划的。


画出了一颗心。


我身无长物,多么的价值连城恐怕你也看不上眼。


我将真心给你,我就这么一颗心,最最珍重。
我将真心赋予你。


方博转过头:“张继科,情人节快乐,生日快乐。”


“我爱你。”


2003年2月14日


“我要找个喜欢的。”


“找个我喜欢的就行了呗。”


我喜欢的,我将携手走过这漫长岁月,相依与共的人。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那个人。”





第三章(卡塔尔纪念)


多哈是西亚国家卡塔尔的首都,也是波斯湾沿岸的著名港口,是一座国际化大都市。


多哈属热带沙漠气候,年平均气温18~30℃,最高曾达45℃。全年平均降雨量约120mm。
像十几岁姑娘的小暴脾气,蛮横还清爽。


所以张继科看着方博的羽绒服几乎都要笑出声来。


方博畏寒,冬天打乒超时也要手指缩在袖子里,把自己给裹成团子。这次卡塔尔之行也是穿了厚实的羽绒服。在几个哥哥的春装对比下显得格外臃肿一些。


“那边天气挺好的,用不着这些。”


方博听了斜眼过去瞥了张继科一眼,一言不发地抱紧了自己的行李箱。


成,他忘了,方博在某些方面轴的可怕。


大黑狗立马端正起来,话都不敢说了,转过头去推行李,等他要转身拉方博的时候,一手捞了个空。


张继科一拍脑袋,坏了,媳妇丢了。


这还不是第一次了,张继科无奈看了一眼手机。


皮皮机,我们走。


他第一次弄丢方博是许多年前的事了,约摸就是方博刚到青岛那会。


青岛那么大,方博还是半大的孩子,公交站牌都找不到。张继科那时很酷不聊天,球打完了拎起包就走人,留着方博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


等张继科乱世巨星似得走出一阵子再回头,小孩已经没了。


张家小哥的第一反应:卧槽,要被打死了。


拔腿就沿着原路去找方博。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快到傍晚了。张继科从人群中穿过去,路边小吃摊的灯火已经亮了起来,橘色的光辉晕染在炒锅生起的炊烟里。


张继科闻到了调料碰撞的香气。


方博还没吃饭呢。


张继科突然想到。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加快了脚步。等他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都快回到训练馆门口的时候。张继科放弃了,方博大概回去了吧,他尽量乐观地想着。


转身的时候,街道两旁的路灯齐刷刷地亮了起来。


天真的黑了,夜晚已经来袭,每个角落看起来都像有隐藏的危险。


他还没找到方博,他还没找到方博呢。


场上赌命,场下凭心。再大的难关张继科都能漫不经心地开出一条路来。第一次,他感到了无能为力。


他把方博弄丢了,该怎么办呢?


方博他,还没吃饭呢。


突然像是有人拽了拽他的袖子:


“哥”


张继科对天发誓,再没有什么声音比那一刻的一声“哥”更好听。


后来张继科爱上写诗,古体现代,百家千秋。


看过的名篇不少,可有那么一句他记得尤其清楚: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念在唇齿间有百转千回的调子,总能叫他想起那一天的方博。


背着包站在路灯下的方博,拽着他的袖子,就是他寻遍千百度的样子。


原来你还在这里,那就很好很好。


方博一手捧起了个素火烧:“哥,你饿吗?”


得,他怎么忘了小孩还有钱呢?


张继科张了张嘴,喉咙却闷的慌,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终是接过了方博手里的食物:“你跑这么远干什么,很难找的。”


“我想着你不好找,就回原地等你了。”方博说着,语气里带着抱歉:“我错了哥。”


“你没错,以后再丢了,就回原地等我。”他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那时的张继科尚且还不明白,怎么一颗几乎要溺死在绝望里的心,找到方博的一刹那就安定了下来。就像他不明白那份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感可能叫爱情。


从那以后的所有日子,他一回头就能看见那个站在原地的方博。是他不变的初心。


只要他回过头永远都存在在他生命里的方博。


方博是一抬头发现跟大家走散了的,下意识地拉着行李箱就要往门口走。


眼疾手快的小粉丝伸着手给挡下来:“博哥,那边是出口。”


“我知道。”


可我怕他找不着我。


正想让小姑娘撒手的时候,一只黑爪伸了出来,一把拽过他:“多大的人了,还能丢。”


他知道是谁,会回原地找他的人只有这么一个。


张继科没再多说话,拉着方博的手腕就往前走。


“一起走吧。”


“嗯。”


等到多哈的时候果然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张继科对天气感知并不敏锐,晴天也好,雨天也好。他都能接受。


下雨的时候,细雨会碎碎地砸在窗户上。淅淅沥沥的像是交响曲。


张继科管这个叫雨样的诗意。


方博没他那些个闲情雅致,无精打采,看起来懒洋洋的。


这倒也不怪他,小圆脸喜欢晴天,喜欢太阳暖烘烘的好天气。外面那样明朗,不出去逛逛实在可惜。


方博眼巴巴瞅着翻译小姐姐,还不打直球,手插在裤兜里和人扯东扯西:“刚来第一天,都要好好放松的,你说是不是。”


“听说多哈挺漂亮的啊”


“哎,你觉不觉得室内空气不太好啊?”


翻译姑娘觉得方博下一句就是:你觉得多哈人民幸福指数高吗?


终于有人拯救了这份尴尬。


“我想出去逛,你能陪我出去吗?”


张继科突然从背后挂了上来,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转过头去看方博:“走,陪哥出去逛。”


突然就像卡塔尔的阳光撒在心口上,暖的胸腔发烫。


所有他想做的事,张继科都知道。十几年的岁月可不是白瞎的。


说起来,已经十几年了。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发生过那么多事,一件件往过数的时候又想不起来。反正倒都是一起走了过来。


你要让他讲出有多喜欢张继科,那他也给不出个确切描述。


稀里糊涂这么十几年,满心满眼这么一个人。


往文艺说叫,今夜星辰如画,不及你笑颜灿烂。


往接地气说,这是他想携手一生共品乡爱,从圆舞曲看到小夜曲的人。尽管对方可能并不太同意。


反正按张继科的话说,他们打碎骨头算是长在对方血肉里了。


他有多喜欢张继科。


那你说破血拆骨疼不疼?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程度罢了。


张继科也挺喜欢乱逛逛的,走在多哈的街道上看见满满陌生的面孔,突然觉得轻松了下来。


立马让翻译姐姐给他照了张照片传微博上。


方博站在原地发呆,突然就被张继科拽了过去。张继科挨着他站的近了些,顺手还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再给我俩照张合照吧。照好看点。”


“咱俩照啥啊?天天上赶着见的。”


“这不出国了嘛,好歹纪念下,把你那张苦脸收起来啊,笑的喜庆点行不,我又没拐卖你。”


方博不屑地看了张继科一眼,真是人老了,到哪都要留个到此一游的纪念,整得跟夕阳红旅行团一样。


还是配合地笑了出来,一嘴的大白牙全露在外面,生动的像微博上的表情包。


翻译姐姐不知道在鼓捣啥,总之半天都没拍出来。方博脸都笑酸了,来来往往好多人,没人停下来看他们一眼。这感觉挺奇妙的,现今在国内走到哪都有迷妹,他倒是快忘了从前没人认识自己时是什么样的体验。


张继科突然拉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那种,掌心相贴一把的汗。可张继科的手,倒是半分都没放松过。


翻译拍好照片,把自己逗乐了:“科哥,你们这弄得跟结婚照似得。”


方博接过手机来看,张继科笑的鱼尾纹能夹死苍蝇。他也没好到哪去,两个人傻乎乎地站着,跟两小傻子一样。


嗯,比证件照还辣眼睛呢。


可那紧握在一起的手让整个画面看起来都和谐了。


背后就是多哈的高楼大厦,泛着霞光的漂亮天空。


张继科说,看一圈世界最后还是要回家。


天地那么大,总要和爱的人一起去看,看大好的河山,看世间的光彩。


方博是他的世界,也是他的家。


把照片保存起来,张继科还是没撒手:“走呗,吃火锅去。”


想起了点啥,张继科转头看向翻译姑娘:“你把我俩买的东西拎回去吧。”


“...........”


翻译姑娘表示我有一句吃死你,不值当讲不当讲。


这年头翻译还要陪游,陪游还要被秀恩爱,被秀一脸还要干苦力话,我要求涨工资!


不知道是不是小翻译的心情传达到了上天,当晚张继科就发了高烧。


方博和肖指导一起过来的时候,张继科的温度已经下去了点。额头还是冒着汗,肖战看得都有点心疼。


转身就出去给刘指导打电话。国际长途,昼夜时差这个时候也顾不及了。


方博站在床边,没一会就眼眶泛红,他的小师兄怎么总受苦。


“眼泪憋回去,”张继科说着撑起身子坐起来:“我怎么教你的,眼泪憋回去。”


没来由地就生气,方博红着眼在床边坐下:“这都啥时候了你还顾这个。”


张继科朝他招招手:“你往这边坐啊,让我靠靠。”


病来如山倒,张继科自己也不能不承认,真是累啊,嗓子也疼,头也疼。


方博坐了过来,他于是轻轻把头靠了上去,搁在方博颈窝里。


张继科的额头发烫,沁着薄薄的一层汗,隔着皮肤感受到的热度,烫得不行。


灼热的温度像能传到心里一样。烫得方博心慌意乱。


“你可别哭啊,本来就头疼,你一哭我心还疼。小祖宗你可行点好吧。”


“谁哭了卧槽,张继科你烧傻了吧。”


嘴真硬,明明语调都带着哭腔啊小傻子。


“待会穿着我的羽绒服去,你身上发冷吧。”


方博说着哼了一声,尾音是小小的抱怨:“你还嫌我带厚衣服,看看你现在,你”


“别说话,头疼,抱一会。”


方博就真的消了声,张继科头搁在他肩窝上,伸手摸了一把方博的头发。


方博发质软,摸在手里有柔软的触感。


头上有块疤,十几年前磕在地上撞得。那时候留着妹妹头,也不怎么看的出来。所以张继科觉得也是怪了,他那时,是怎么看出来的。


想的头疼。不想了。反正他的方博他懂。


肖爸打完电话站在门口都不敢进来,拥抱的姿势像是成就了对方生命里的圆满。


张继科终究还是退赛了,对运动员来说,身体是最重要的。


方博微微踮起脚尖来,把自己羽绒服披在他身上:“穿着回去。”


“北京天冷。”张继科像是在附和方博:“衣服你留着,回来穿。”


想了想,张继科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短暂的分离,他想说的,大概方博都懂。


不过是一句:我在呢,你好好打。


话短情长。


到底他是看完了方博打大胖的那场比赛才上的飞机。


回程时候喝了药,药效发作的时候睡了过去,顺利得像无数小言里说的那样,梦见了他心上的少年。


张继科是个有点小迷信的人。


打球的拍子因为是木头做的所以用久了会产生灵性。


带着上的玉佩是能带来好运的宝物。


与其说迷信或许更像是信仰。


但他想,如果命运真的存在的话


方博就是他的命中注定。





迷信


方博同学在京东客服兼职不是第一天了。


他以lol排名起誓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打客服电话来聊诗词歌赋,风花雪月的。


“先生,是这样,这边是京东客服电话,您看我有什么关于业务方面的问题能帮到您吗?”


丫的你要闲着没事能不能把电话挂了。


“有。”那边突然给了肯定的回答。


“好的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呢?”


“你叫什么名字?”


“..............”


“啪”的一声,电话被强行切断了,方博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主管:“报警吧哥,有变态。”


张继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摸摸下巴思索着该不该再打一通回去。


毕竟刚才跑起火车,忘了正事,他是要退货来着。


张继科这人,脸帅人好低音炮,却至今都没有女朋友。许昕思来想去,觉得问题是出在了审美上。


毕竟哪个姑娘愿意和行走的颜料盘去约会?


张继科不服气,自己的审美哪里有问题?说着打算向许昕展示他新买的荧光蓝自行车。


许昕表示哥你饶了我吧,我怕闪瞎眼。


拆开包装的时候张继科惊呆了,并开始怀疑人生。


一旁的大蟒眼睛都快掉了,手颤抖着去指自行车:“哥,你最近堕落到走这个路线了?”


阳光下,草地前,一辆精致的骚粉自行车耀眼夺目。


气的张继科反手就是一个电话。


打给客服!卧槽,这给的什么玩意!


“您好京东,很高兴为您服务,我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软软的,鼻音都带着牛奶糖的感觉,跟有人拿小拳拳捶你似得,软绵绵打在心上,震得灵魂浪荡。


大约就是六月的天空挂着暖阳,轻飘飘扫过草地,又是清香又是慵懒。


张继科的怒气莫名消失了一大半。


“......先生您好?”


“啊?嗯嗯!”


“先生我有什么能帮到您吗?”


明明是个男生的声音,就是个男生的声音,听起来却软乎的不得了,尾音缩在口腔里,腻腻乎乎的。


张继科斟酌了一会,小心翼翼地开口:“或许,你也喜欢诗歌吗?”


“.........”


张继科很郁闷,郁闷到觉得拍黄瓜也不那么好吃了。


那个声音好听的小客服挂了他的电话。


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这怎么去找啊。


“哥你够玄幻的,光听见声音就说喜欢上人家了,你们搞文艺的人都这么不走心吗?”


周雨一边把排骨往小胖碗里夹一边吐槽。


“当初小胖对你一见钟情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小胖好歹看见我的脸了好吗?”


“意思是,小胖就看上你这张脸了呗?”


正和排骨作斗争的樊振东同学一脸委屈:“科哥你不能这么污蔑我,我完全是被小雨的魅力折服的。”


“吃你的。”


“............”


小胖委屈。


周雨给自家小熊猫顺好毛,看了看张继科:“哥,我看你这样子,八成是传说中的声控党,刚好我们音乐社招新,你要不来听一耳朵?”


“.......都跟你唱的一个水平不?”


“主席你别想了,像我雨哥这么清新脱俗的声音天底下翻遍了就这么一个,劝你另找高明吧。”


张继科长出一口气,惊魂未定地拍拍自己胸口:“那就好那就好,像我这么帅英年早聋可惜了。”


周雨同学一脸的正经:“这个今年学生会很重视我们的社团工作啊,今天主席亲自来参加我们的招新活动,大家都要好好表现啊。”


张大主席正低头扣着手玩。


新生依照顺序排好队,张继科抬头看了一眼。嚯,前排这小伙子眉毛可以啊。半永久都不带这么乌黑亮丽。


周雨满意地点点头:“同学,请开始你的表演。”


“那个,我们带来的是双人对唱,还有我一室友。”


“好的,你们唱什么呢?”


“因为爱情。”


两大老爷们唱个屁的因为爱情,张继科不屑地挑眉,gay里gay气的。


“好的,你的室友呢?”


浓眉同学向后看了一眼:“方博你干嘛呢,过来啊方博!”


人群中突然出现一只小圆脸,大眼睛忽闪忽闪,委屈巴巴,一看就是不情愿。


不知道为什么,张继科觉得这个叫方博的小圆脸还挺可爱的。


“可以开始了吗?”


浓眉同学用力地点头:“可以了!”


没意思,张大主席无聊地托腮转笔,思考怎么才能找到早上那小客服。


恍惚中,这边已经唱上了,到高潮部分的时候小圆脸开腔了。


刚一张口惊得张继科笔啪嗒一下掉在桌子上,这个嗓音!


张大主席捂心口。


周雨转过头来:“科哥,你咋了?”


张大主席不知道此情此景,哪一首诗能表达内心他内心澎湃的情感。想了很久,还是:


“哦,这该死的爱情。”


方博原本不想来这什么招新的,他对音乐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也就闲下来的时候唱那么一两首。


可架不住自家室友的抱大腿啊,闫安拽着方博的衣服:“陪我去,这个月买装备钱我出。”


“成交。”


可他万万没想到,闫安选了一首神他妈因为爱情。


他更没想到,好不容易唱完后,那个看起来没睡醒的主席突然叫住了他:“你叫方博?”


“啊?嗯。”


“来学生会不?”


啥?!


隔天方博还没起床就听到电话铃响,张主席电话打的像催命符,方博恼羞成怒从床上爬起来,从窗户探出脑袋。


张主席骑着自行车在楼下,手里还提着一袋小笼包。


妈呀,这车颜色真辣眼睛,还骚粉呢。


“你干啥!?”方博揉了揉头发。


“陪我跑步去呗。”张继科挥了挥手,看起来怪傻的。


“跑啥啊一大清早啊。”


“生命在于运动啊。”


“我不去,我饭都没吃呢。”


“我给你买包子了,你人下来就成。”


“我不.....”


“玛德你们有完没完了,大早上的扰民啊!”楼上的大兄弟终于忍不住了,探出头来就要问候全家。


最终方博认命地下了楼。


张继科看见人从楼道里出来的时候噘着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还顶着两个硕大的眼袋。


“主席你行行好成吗,我昨晚熬夜开黑很辛苦的。”


“熬夜打游戏?和谁?”


“周雨啊。”


“嘿,你们才认识怎么还打上游戏了,你们很熟吗?”


方博哦了一声,扔给张继科一张冷漠脸:“我们才认识你跟我送早餐干啥?我们很熟吗?”


说完扯过张继科手里的包子就往前走,留给大主席一个可爱的后脑勺。


张继科愣住了,他刚刚是被怼了?


“还跑不跑了?”方博转过头来问。


“跑跑跑!”


要不说张继科这人不解风情,哪有追人家约人家去跑步的。


一万米下来方博都要给跪了,瘫软地倒在塑胶场地上,张继科蹲在一边看他,眼里还带着笑意:“这就不行了?”


方博没力气骂他,手臂覆在眼睛上。张继科在方博旁边躺下来:“嗨,你好点了吗?”


“啥啊?”方博不睁眼,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闷闷的。


“你不做客服的吗。我想着你压力应该挺大的,不然也不能扯上周雨熬着夜开黑。”


“你咋知道我做客服?!”方博惊坐起,眼睛瞪得像铜铃。


“那啥,我给你打过电话,我就和你聊诗那个。”张继科有点羞涩。


没想到方博反应挺激烈的,上来就按着他肩膀:“是你啊卧槽,你知不知道,就你那一通电话我被骂的多惨,我都被扣钱了你知道吗!?”


“我补偿你!我请你吃火锅?”


“.......成交。”


方博回去就找了周雨,顺便看见了传说中的樊振东。


周雨正在给樊振东剥水煮蛋,神情专注得跟面前没方博这个人一样。


小胖子搁旁边盯着周雨看,入迷得跟看不见方博一样。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今早上张继科找我去跑一万米。”


周雨惊得手一哆嗦,好好的水煮蛋摔在地上,刹那间小胖子的脸就扭曲了:“科哥口中的一万米就跟鸡蛋灌饼一样简单。”


“所以你想问我点啥?”


“张继科问我好点了吗。”


“啥?”


“他问我好点了吗,”方博托着下巴回忆:“可他是怎么知道,我不好的?”


方博不好,他以为谁都看不出来,他就那么嘻嘻哈哈的,见谁都笑,开口就怼。你就会以为他真没心没肺,乐观天然。


可谁还不是个有心的人了。


越忙绿的人静下来的时候就会越孤独。


有时候,自己就像一座孤岛。


这伪装许多年没人看破,可偏偏张继科一眼就知道了。也是奇怪的很。


周雨眨巴着大眼睛:“碰巧吧。”


碰巧吗?


方博不知道。


“今天阳光很好。”张继科等在楼下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说。


方博出来的时候看着张继科依旧推着辣眼骚粉自行车在等他。


“不是,你就不能换个颜色吗?好娘啊。”


张继科一脸委屈:“超过七天退货日期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说完又拍拍车后座:“来啊坐上来。”


“........我能拒绝吗?”


张继科十分随意地耸耸肩:“如果你想走着去。”


“别说了,我坐。”开玩笑,大腿肌肉到现在还抽搐着呢。


盛夏的微风是带着热气的。毫不讲理地扑将过来,张继科的衣摆让热浪掀起一点点边。


方博在后面看着看着突然很想伸手抚平那一点点褶皱。


看着心里痒痒的。


好像心上长出了朵小花,偏偏将开未开,心急得不行。


吃的是正宗的重庆火锅。红油汤汁咕咚咕咚沸腾,香气袅袅从鼻尖滑过去。肉片丢进去浮上来就变了颜色。


方博捞了一筷子吃在嘴里,砸吧两下摇摇头:“没我大哥做的好吃。”


不知道是火锅的热气催人还是怎么的,方博话突然就多了起来:“你别不信嗨,我哥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半辈子泡在火锅里长大的。”


“我哥可厉害了,年轻时候打过架,还写过检讨。”


“后来成了家,成了家也不安生,他这人暴脾气,性子也直,豪爽的像金庸书里的大侠。”


“最近他脾气好多了,生了个女儿,就是我侄女。我侄女叫邱天。这是小名,怪好听的。”


“我侄女特别可爱,你喜欢小女孩吗?”


张继科点点头,把剥好的一盘子虾换到方博面前。方博愣了愣:“你咋知道我爱吃这个?”


“这半锅都是你下的。”


突然想起周雨那句话来。


“科哥他看着五大三粗的,其实心细着呢,在意的事情比谁都上心。”


这话好像不假。


可这说明什么呢?张继科在意他?方博摇了摇头,吃起虾来。


“我觉得你跟我哥一样,也该养个小女孩。周雨说你也是暴脾气。听那意思惹下的事还不比我大哥小。你们这样的人就该有人来收了。”


张继科附和地点点头:“那你收了我呗。”


方博差点噎住:“你说啥?!”


那个人却微妙地转了话题:“喝酒吗?”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说的从来不是喝酒,是与心意相通之人对饮的乐趣。


是惜别,是挽留。


是情深。


方博酒量并不好,尽管他一直想做个千杯不倒的高富帅来着。


可有些事总是不能勉强的。


张继科看着酒量不好,一杯下去的时候脸就已经红了。可却是一瓶一瓶地消灭了许多。


方博看着心惊:“你哪里人?”


“山东青岛。”


呵,啤酒之乡。啊失算了。


酒足饭饱,方博摸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出门,这一下仿佛胖了好几斤。


张继科推着自行车过来,方博算了算自己一身的膘,再算了算回学校的路。嗯,估计这一趟下来张继科得废。


“干啥啊,你都喝酒了,这不酒后驾驶吗?交通规则懂不懂。走走走,走回去。”


下午六点多比之前那会温度降了些,至少迎面吹来的不是热浪,而是带着凉意的微风。


一下一下的,从烧透的耳朵旁吹过去,从带着湿意的眼睛上吹过去。


真是舒服。


张继科突然从身后拍了他一下。方博回过头去,于是满目的晚霞闯进了眸子里。


雨歇晚霞明,风调夜景清。


而张继科站在美景的中央,周身都像泛着霞光,万人中央,万丈荣光。


怎么就叫人也不开眼,连带着觉得那辆骚粉色的自行车好像也不那么辣眼睛了。


晚风清,酒意醉。方博突然笑起来:“周雨说你喜欢我,可你干嘛喜欢我呢?”


“我干嘛不能喜欢你呢?”


张继科反问,声音可真好听。


“你喜欢过男人吗?”


张继科摇头


“对啊,那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冲动了呢?”


“我也没喜欢过女人。”张继科说着,推着骚粉色自行车上前一步:“我就喜欢你这么一个人,没别的了。”


喜欢是什么?


那么多解释从古至今,从中到外,大抵是说不清的。


可要是断章取义,对方博来说,喜欢就是,只希望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


说起来简单又不简单。


温煦的阳光,紧握的双手。


自己的世界哪能那么轻易允许别人走进来,进来了就是要共度余生的。


很简单又很浪漫。


“我大哥说我人傻,”方博突然开口:“不仅傻还死心眼,认准的事就不回头。因为傻,心机都让人看出来。”


说着他在自己心口的位置比划了一下,画了一个小小的圈,方博的心就在这个小小的圈里。
他的心在这,你仔细看就能看见,方博这个人是明明白白摊在你眼前的。


拐弯抹角说这么多,其实只想说一句:好的,你别负我。


对面换了任何一个人大概都是懂不了的。还好,对面是张继科。


“明天,还跑吗?”


“跑啊”


问的人是方博,答的人是张继科。


方博起了个大早蹲在宿舍楼前等张继科,六点那会晨光熹微,方博无聊地蹲在地上画圈圈。


张继科可真慢,他想。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张继科没出来。


八点了,张继科还没出来。


方博掏出手机来看一眼,消息也没回。


骗子


满嘴跑火车的骗子


地上有雨点似的水渍,那才不是眼泪。


“博哥,你搁这干啥啊?”


方博揉一把眼睛抬头看见樊振东的小胖脸:“那你来干啥?”


“我接我雨哥啊。”


“啊,就这点路还要接。”


“不,这不昨晚上科哥发烧,雨哥照顾他累着了吗,我就”


“等会,你说啥?”


“雨哥累着了?”


“上一句。”


小胖子明白过来,严肃地看着方博:“张继科发烧了。”


方博抬起头,伸出手:“胖,拉哥一把,脚麻了。”


睡着的张继科眉心微微拧着,很安静,睫毛搭在眼睑上,看起来也就真的像是蝴蝶翅膀。


方博也不是个好静的人,可就这么坐在床边盯着张继科看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他清醒过来。


“喝水吗?”方博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像是发烧后的样子,沙哑到不行。


张继科看见他人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坐了起来:“你来了。”


“小胖说你发烧了。”


张继科点点头,手拨开窗帘看了一眼:“今天也是好天气。”


“发烧也不告诉我。”方博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有几分嗔怪。


张继科于是转过头,看见了一个委屈的方小博,眼角耷拉着,像是泄了气,可也是怪了,莫名叫人想上手揉一揉小圆脸,肯定比白面馒头软乎。


方博双手紧握,过了半天终于在对视里软下目光来,站起来拉开了窗帘,于是满满的阳光扑泄而入。


太阳出现了,经历漫长的黑暗,像是来到了黎明。


方博的手扣在窗台上:“明年春天,我想去放风筝。”


“我一直挺想去的,可一个人太无趣了”


方博转过脸来,半张脸笼罩在太阳的光辉里,阳光折射在眼睛里,熠熠生辉:


“不如一起吧。”


张继科掀开被子站了起来,身子软软的,于是耷拉在方博肩上,陪他站在阳光里。


“我们去阳光下散个步行吗?手牵手的那种。”


“好”


问的人是张继科,答的人是方博。


很久之后,张继科看着躺平床上玩游戏的方博叹了口气,走到他身前敲了敲电脑:“你好,京东客服吗?”


方博玩游戏的手顿了顿,毛茸茸的脑袋抬起来:“您好,京东,请问我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两年前买了只小可爱带回家,结果发现货不对怎么办?”


方博气呼呼关掉电脑:“那也没用了,退换货时效过了。”


“那怎么办啊?”张继科摸着下巴,做出一副很烦恼的样子。


方博果然气的跳脚,扑起来:“嘿,你还真想退货啊!?”


“哪敢啊,只是我都是这么多年老客户了,不考虑给我升个级吗?”


“升个屁啊!我不做兼职很多年了好吗!”


方博未说出口的话被生生打断,张继科牢牢握在手里的是方博的右手。


方博的右手食指上明晃晃的,是一枚戒指。


小圆脸的脸刷的红了。


真可爱,这么多年了,还是当时的样子。


张继科想起当年打通那个电话时,听到的方博的声音。


也是奇怪,初次听到的声音,却熟稔的像是似曾相识。


一辈子太长倒是算不上,但十几年肯定就有了。


怎么会对明明第一次听到的声音有十几年的熟悉感。张继科想了很久只能归结于缘分。


反正爱不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黑夜说思念让人简单,星星说月亮最寂寞,而你,是我一场好梦。


明天一切可期。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