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桃林】好心分手

我珍惜你 你也是喜欢我的 可是走不下去 必须分开 执念扎在心口 每天 只要停下来 就想你

余七画:

*现实向 试图用虐文唤醒正主新年多发糖的良知】不
*灵感来自小陶老板转发的某条微博
*其实一开始设定的问题更多,但是后来不想哭太狠就没写,笔力不够,写的都无关痛痒。
BGM:Born to die.
【我发誓这是我年前的最后一刀 相信我呀】

想把自己装在箱子里寄给你,“你好,请您签收一下这里的一箱情愿。”——题记

设定:某周播网综策划分手后的明星面对面坐下来,谈一谈这些年的变化,问彼此几个问题,喝点酒聊聊天。别看每期只有半个小时,节目一上线就引起全网热潮,每一期点击量都过了九千万,被称为“世纪大和解”的第一期更是破五亿,被当成现象级综艺登上各app头条。

为了防止双方都没什么话说,这些问题中有一个问题是他们自己提的,剩下的都是节目组出的,但是明星并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前任提出来的。当然,他们可以靠自己对对方的了解猜一猜,不过如果他们这么了解对方的话可能就不会分手了——节目制作人语。


这一期请来了郭奇林和陶阳。官宣这个名单后网上更是炸开了一片,俩人青梅竹马,当年在一起的时候就炸翻无数粉丝以及路人,分手后各自安好,非常低调。

恋爱三年,分手已经一年半。

“您吃了吗?”“吃了。”

“吃的什么啊?”“煎饼。”

“吃点好的啊。”“好煎饼。”

“吃点贵的啊。”“贵煎饼。”

“您要是再这么吃下去下一个对象也快分了您知道吧?”“借您吉言,借您吉言。”

俩人同时笑,气氛和谐的开场。郭奇林还不忘冲镜头补充:“我解释一下,这个陶老师现在还是单身,我刚才随口一说,别当真啊各位。”

陶阳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还单身的?”郭奇林往导演组身上甩锅:“刚才休息室碰见你经纪人他告诉我的。”

进入正题,节目组掀开题板:两人分手以后在同一个公司会不会尴尬?

郭奇林很大方地说:“这尴尬什么?我俩也不是坐班,成天见不着一面,天南海北的跑。除了我爸过生日我们轻易也见不着。”

陶阳也说:“要想见不着,真的,办法太多了。”

第二个问题,郭奇林来宣读:“分开后有没有把对方当成过性幻想的对象?”

“嚯——!第二个问题就问这个?”陶阳用了十成夸张的表现手法来表现抗拒。

郭奇林更配合,他站起来冲高筱宝招手:“走咱回去!把钱退给人家!”

“你们这节目确定过审了是吧?不会有播出之后找艺人算账的事情发生是吧?”陶阳跟工作人员确认。郭奇林捏着题卡敲桌子:“不愿意回答的就喝酒是吧?”工作人员点头。

郭奇林拿出酒:“来吧,整点好酒。我看他们前几期都喝那个,咱们喝德云红酒。德云红酒,就是好。”

陶阳摆好杯子提醒他:“你要给自己家做广告人家可不给播啊。”

郭奇林一边倒酒一边抬眼瞪他:“什么叫我们家,什么叫我们家?你不算公司一员?我爸爸白疼你一场了。”陶阳摇摇头:“原来(郭老师当家的时候)算,现在(郭奇林挑班)我倒是想算,未必能了!”

“好包袱好包袱。”郭奇林弯起眼睛给他鼓掌,工作人员传来一片没憋住的笑声,棚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俩人各自抿了一口酒。

下面是节目组发问:“陶阳不来家了以后安迪想他了吗?”

郭奇林一边笑一边吐槽着说:“这叫什么问题啊?这问题肯定是你问的。”陶阳也笑说:“未必想我,想我带去的吃的。再说我也不是分开以后不来,原来也不总去——是我师父师娘不常在家,汾阳也到了上学的岁数了,所以见不着面。”

郭奇林点头承认:“他原来真的是有空就过去看看,三节两寿人到礼到。安迪这两天上学了,正新鲜呢……这小胖子没瘦多少,我都烦愁他这样怎么能吸引女同学的注意。我一让他少吃我爸就踹我……”

陶阳仿佛普通粉丝一样,听的饶有兴趣。

下一个问题。“分开以后对方有什么变化?”

陶阳认真的说:“他原来就很好,当然现在变得更好了。好像比以前更瘦了。”

郭奇林不拘一格地捧:“陶老板帅了,最近穿衣风格都往网红的方向发展。”

俩人商业互吹。

下一个问题是陶阳问:“当初分开是因为不爱了吗?”

这问题也算尖锐,郭奇林没有正面回答,他摩挲着酒杯:“你知道,爱情跟合适是有区别的。合适也分好几种,有的是人家看着合适,自己未必觉得。可能我有点悲观,我觉得即使是夫妻也没有谁能合适一辈子,只能说姻缘之事天注定,惜取眼前人吧。”

陶阳的目光垂落在白桦木桌面上,一个劲儿地点头。

两个人没有对视。

节目组提问:“两位分别说一件觉得遗憾的事情吧。”

郭奇林说:“好像有一年跨年,我们都在上海录节目,恰好是同一个地方。所以约好去吃饭,结果那天他病了,录完节目回来就倒在宾馆里睡觉。那天外滩的烟花格外好看,可惜是我一个人看的——虽然后来我们也一起看过,可总觉得不如那天好。”

陶阳慢慢回忆道:“原来我们单位附近有一个篮球场,我也不爱打篮球,从来没去过。他们天天比赛,大林打得最好,他们都叫我去看,我老觉得有的是机会,着什么急呢。后来事情多,也没有这个闲心,最后也没去成。那个球场前两天也拆了。”

“说了要做结果没做成的事,都挺遗憾的。”郭奇林总结。

有一天,陶阳在家看电视,正好看到郭奇林在某档旅行综艺节目中跟嘉宾一起打篮球。三十岁的人,体力比不上十几岁的小伙子,自然落了下风。他看着节目里郭奇林笑的温厚谦虚,略带惋惜的模样装了个十成十,竟有片刻恍惚。

有过承诺而做不到的事情是没办法,能做而没去做的事,是真的遗憾。假如当时知道你我缘分只得这几年光景,当时就应该去做。

可惜世事不能从头来过。

陶阳站起来:“我去拿点白的吧。”

郭奇林没拦着:“陶老板海量,酒量跟岁数成正比。”

“我这勇气跟岁数也成正比。”陶阳一笑。

节目组提问:“后悔过吗?”

“你问的是哪件事?”陶阳反问节目组,郭奇林也立刻追问:“你说的是喝酒前还是喝酒后?”俩人默契一碰杯。反正我们是都不会回答的。

倒数第二个问题。

郭奇林低头读:“你还爱我吗?”

两个人同时无奈的苦笑一下,举起杯子碰了碰。

郭奇林揉揉肩抱怨:“这问题太蠢了。”“真的,太蠢了。”陶阳咽下火辣辣的酒附和他。

最后一个问题。

“二位老师对彼此有什么祝福?”

“越来越火吧,好好干,给我们家挣钱。”郭奇林笑。

“吃好喝好休息好,有时间去做做理疗。”陶阳一本正经地说。前两天郭奇林发微博说自己腰扭了,一群粉丝给他推荐按摩店,不知他去没去。

郭奇林微笑着点头:“好。”

两人起身,握手。
—————————————————————
他们的微信聊天界面定格在一年半前。

陶阳
[图片]
“落我车里了”
“我看还挺新的”
“改天你过来拿?”

郭奇林
“刚买的”
“甭麻烦 扔了吧”

陶阳
“好”

陶阳本意说我带给你经纪人或者给你放玫瑰园,又觉得没意思,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他环顾四周,脚下的箱子堆积,他并不想收拾。他挑了一个沙发坐下,任凭暮色四临,树枝在窗户上打出淋漓的影。陶阳用手揉了揉麻木的脸。

郭奇林把暗下去的屏幕按亮。锁屏原来是他们的合照,现在是家里养的兰花。他控制不住的盯着花盆,花盆是他们一起相中的,往家拿时摔了一下,碎了一个角,陶阳没舍得扔,装了这株兰花,浇水捉虫都是他在伺候,郭奇林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夸赞陶阳养的好。

原来相处久了,分开后处处都是他的印记。谈恋爱真不能像过日子一样,分家的时候俩人心里都不是滋味。“枕头归你,炕席归我,电视机归你,CD我拿走。孩子归你老娘我养着。”

刚分手两小时,郭奇林狠狠心想从头开始,准备把东西都还给陶阳。于是把衣柜打开收拾衣服,刚开了个头就收拾不下去了,看一眼心里疼一下。

摊在地上的白衬衫和西服是他昨天从干洗店取回来的,把衣服送去干洗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那时郭奇林看着衣柜里许多相同款式的衣服觉得事情或许还有余地。

别说一起买的花盆,视频app里共享的浏览记录,支付宝里互通往来的转账,淘宝购物车里的收货地址,连网易云音乐里的歌单他都一首首翻过。一切都一字一句拆开了要他亲眼得见,他们是怎么走到这步的。

衣柜里空空荡荡,郭奇林坐进去,把柜门反手关上。他们残留的最后一点气息弥漫在这里。他想逃避又想拥抱,他想拒绝又贪恋这碎屑般的温柔,刀割的心头发疼的温柔,陶阳曾经给过的温柔。

最后也谈不到形同陌路,依然默契,只是彼此都清楚要分开了。

郭奇林坐在地板上开着窗户喝掉两瓶红酒。

他觉得昨天应该让陶阳去干洗店的。陶阳已经在外面租好房子了,不知道方不方便,他肯定还没收拾东西,晚上也没法整饭。

郭奇林举起酒瓶骂了自己一句。操这个多余的心。

后来张云雷不放心找个由头过来劝劝,郭奇林非但不领情还拿话怼他:“你跟翔子分手你高兴?”

张云雷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走了:“小兔崽子不识好人心。”郭奇林真羡慕老舅,他跟陶阳两个人心思都太重,难免伤人伤己。青梅竹马又怎么样呢,爱来爱去又怎么样呢,到头来还不如半路夫妻情真意切,鸳鸯双栖得长久。

搭档还能憧憬着未来,而他们的故事到这里就为止了。

录完节目,停车场里,换下服装的陶阳小跑到郭奇林车旁,敲敲窗户。郭奇林降下车窗看他。

青年脸部轮廓清晰,线条柔和,风度翩翩,从侧面看去一如既往吸引着他的目光。

若有一天陶阳七十岁了,郭奇林还会爱他吗?会的。
会爱到他死吗?会的。

这是一个庸俗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时光反复推翻再验证的问题。所有情人走到分裂的边缘都会问这个问题。

那些不会再回来的清晨,陶阳按掉闹钟,在毯子里抚摸他光滑的背脊,在他耳鬓重复这个似是会被证伪的答案:我爱你,我爱你。

Till the stars turn cold. 直至繁星死去。

“要去喝点东西吗?”

郭奇林闭了闭眼,那种熟悉的像穿衣吃饭的感觉注入他的脑海,唱一曲昨日重现的圣歌,冲的他满喉回忆灼热。

郭奇林一手抓紧方向盘,另一手迅速的把他的领带绕在指尖,用力亲吻陶阳的唇,在唇齿依缠间低低呢喃:

“再见,陶老板。”

The end.

Till the stars turn cold.出自《雨中曲》,电影翻译为直到地久天长,我硬译了一下这句话,觉得风格不同也挺好的。

分手这种事情两方各自伤怀固然很难过,但是剖开了摆在明面上回忆往昔也挺让人不忍的。

爱情啊,可真是的。

评论

热度(138)

  1. 六塘寒鸦余七画 转载了此文字
    不行了,我太喜欢这篇了,一天看了三四遍,太有感觉了! “我依然很爱你,但是我想就这么算了也挺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