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路灯与爱情【獒博】

好暖好暖!

w墨辰:

打call 打call


King:



ooc不可上升




【百分福利】












夜色已深,天上的风似幽暗黑河无声地缓缓流动,耳边有一只鸟叫,还有远处大排档碰杯欢笑的声音。




捏着一支烟,红星闪烁处白烟飘袅清晰可见,仿若旁若无人的独舞,烟的主人站成一棵笔直挺拔的树,微微抬着头,似乎也无心欣赏




大排档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快乐,传出一阵爆笑声




张继科回过神,弹了一下烟灰,那个窗口还是暗的。下午闫安在走廊里一见到他就和他说了,方博最近与李良夫走得挺近,今晚又和李良夫玩去了,房间没人。




提着大小包礼品袋的手顿了顿,把其中一个伸过去,“正好见了,快拿走,沉死了”




闫安笑着接过看了一眼,哎呦叫了一声“这个好难买的,要排好久的队”,说着一个你真是我亲师哥的眼神飘过来,狗腿又熟悉的眼神让张继科感觉好像又回来了。




手一挥,把剩下的礼品袋也给了闫安,“给你个机会,喏,把这些发了,上面有写名字。”




闫安配合地苦着脸扮演着受气包师弟的角色,与财大气粗傲睨一世的张继科形成天然对比。张继科心情更好了,潇洒地转身,就差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个喜宝。张继科打回来第一次笑出来。




不过,你和我说方博干嘛。张继科是他什么人,行踪需要向我报告吗?他和谁玩需要告诉我吗?今晚是星期天,外宿也不会违反规定。那干嘛和我说。




寂静的路口,昏暗发黄的路灯下,张继科也没呆多久。北京天冷,一支烟从红变黑,时针一过11点,张继科就走了。








第二天就能见的,没必要那么心急。




眼睛在黑暗里闭了睁,睁了闭。








第二天,张继科到体育馆时还早,小刘指导和方博还都没到,马龙他们几个常常早起的不出意料地已经开始热身了。见了张继科,大家也都很兴奋,纷纷跑来打个招呼。张继科也开心,浑身放松了,他和这里在名为时间的锅里,一年又一年用文火熬成了软糯可口的八宝粥,暖心且不烫手。这里包括这里的人,这里的乒乓台和记分牌,这里的空气里的温度




随意做了两个发球的动作,熟悉又陌生。”继科回来了啊“,张继科握着球拍扭头看,肖战笑得一脸褶子快走过来,一双眼盯着他的脸东看西看。




看得张继科直想笑,有点滑稽。就像那什么样。哎呦,我没被外面的人吃了。肖战看到张继科抿着嘴憋笑,也跟着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手搭在他肩头聊东聊西。从生活到工作,从压力到收获,小心谨慎又认真细致。




肖战听着张继科在外面依旧过得挺好,合作的人对他挺好的,不住地点头,想到什么,又说,”和方博玩得挺好的李良夫,他也挺好的,我就希望你们身边的人都挺好的。在外面要和真心的人玩,不好的人离他远点”




真的奇怪,一个几乎陌生的名字,当你听过一遍后,就开始不停地在各个地方出现。加上刚刚和周雨他们聊天,他这两天听了快六七遍了。




李良夫。良,优秀;夫,男子;优秀的男子。有多优秀?




又聊了一会儿,女队那边人来的差不多了。肖战拍拍他肩膀走了。男队来的也差不多了,围着他一声一声带着大冰渣口音叫”渴哥”,感谢昨天的礼物,小队员在远处不时偷偷看上两眼。




方博是最后一个到的,踩着点。他前面一个是拉着他跑得气喘吁吁的大番。下意识他看向马龙,眼神明朗朗的暗示。马龙也正好含着笑意看过来。目光碰撞中,一份排骨的可耻交易达成。




再看向方博,他看见自己,愣了一下,随之也想走过来打招呼,被马龙一句”列队“转变了脚步。排队时张继科难得站在他旁边,方博小声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我去接你啊”




手臂时不时碰触。它们常常亲密或随意地碰在一起,像两颗靠近又疏远的心。




桃花眼下敛,从余光里瞧他的表情,语气关心里字里行间写满了光明磊落,不免失落。略过那些问题,匆匆说了,”中午一起吃个饭”,就随着队伍热身了。




一万米的热身跑,说不了话。热身完,许昕拉着他要和他练练,兄弟如手足,张继科眼瞅着距离方博越来越远——




方博正在和周雨拉练。拿好拍,站步弯下腰,那双眼睛专注盯着对面,嘴巴微张傻傻的。是他看了十几年的姿势。




白白的小球乓地——打过去,心就静了下来。自然地专注。小胖球高高抛起来,再稳稳地接住,一上午时间就过去了。




张继科再回头看方博时,他正在和周雨打到局点。俩个人及其专注一拍长球一击正手暴冲地对打。丝毫没发现身边渐渐聚集的人。




他太熟悉方博的球了,当然了周雨的球他也熟悉。但相比方博的还差点。从基本功到打球的招式到心态,当他抬起球拍时,他就知道下个球他会怎么打。




方博的球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每一拍正手带着内敛的狂,每次侧身发球都带着对命运的赌,越到决胜局越敢赌。他不太爱喊,不像周雨那样每一球喊一声打气,但你看进他眼里,握着的拳,就知道这是个顽固难缠的对手




谁也不知道,他是赢还是输。虽然已经很了解方博了,肖战也私下和他说,方博总是出乎他意料。




这句话里,好的坏的方面,都包括




他能打到这里,离不开他的固执,固执地坚持,固执地相信自己可以,固执地受着苦还要固执地向前走。从小时候就是个固执孩子,输了球眼睛红着坐在一旁,长大后成长为坚定,拼不到最后一刻不罢休的坚定。




”好!“,一阵拍手声把张继科叫醒。再看,方博已经赢了。正在和周雨拍拍肩膀,然后走向一旁的休息室




他是骄傲的人。张继科随着走了过去,想网上看到的网友的话,”之前方博在演讲里说到小时候刚训练时他妈妈每周看他一次,第一周他妈妈给了他10元零花钱,他没花。第二周来看他时见他还有钱,就没给他,好可爱好傻”




下面也是一列小可爱好可爱,估计方博看了能气死。里面有个评论引起了张继科的注意,“感觉方博的球风和他为人一点那也不一样呢,球场又凶又猛,场下又软又萌”




你想过吗




他始终是个骄傲的人




也许,只不过是,他的内心善良,与陌生人之间的距离,隐去了他的傲世锋芒










休息室外,张继科有点烦躁地抓头发。




为什么回来?




因为梦里,梦见他等在天坛公寓的路灯下,等方博,在漆黑的夜里等那一份见不得光的感情。世界上所有的时针绕了一圈又一圈,他也等不来方博。




我为什么会等不到你。




因为路灯太暗吗,你才不来









方博走出来就乐了的,一向注意形象地张继科,头发乱得像鸡毛。最中间的那个高高的立着




手伸着要去抓下来,太毁形象了




张继科看着越靠越近的方博,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方博看了他一眼,想看个傻子,”你干嘛,你头发怎么成这样了,低点头,要不然你出去你的粉儿就拍到了“。张继科低点头,任那双手在他头上拨动。跨过肩膀,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和方博的影子交汇在一起,随着方博的动作时隐时现




“你回来几天?”




“你手伤好点没”




俩人声音同时出现。方博侧过头,仰着头看他,大眼睛笑出褶子。“干嘛非和我抢着说话”




方博比他低一点儿,正好是把头放在肩膀靠着的最舒适的距离,张继科一直都知道。这样抱着他把头靠上去一定很舒适,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




头一抵上,手也揽着肩膀,一使劲,顺势进了休息室




“你你你你你干嘛”,方博耳朵红了,推他推不动,“我去,张继科你干嘛,要死了你这个时候发疯”




万一队友过来什么的,怎么办?怎么解释




“你干嘛总是一紧张结巴”




“你才结巴”,方博推得力气更大了。




张继科抱得更紧了




”你你你你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怎么都在担心被外面的人欺负什么的呢,真是肖战亲徒弟




“我后天走”




方博一直挣扎的手臂安静下来了,“奥,那你回来干嘛?”




“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啊”




张继科把脸贴在这个人的脖子上,传来热的体温,闭上眼胡扯,”梦见你和其他人跑了“




方博不傻,一听就明白了,”不会,就是最近李良夫回来了让我带他去玩玩,我的时间都在治疗和训练”




解释得那么坦然,张继科觉得反而像是自己无理取闹了,脸一红这话题就说不下去了,清清嗓子换了话头,“伤好点了吗?”




“好了”




张继科换个姿势,将脸贴向肩膀,方博的肩膀宽窄恰在好处,然后断断续续地说,“你好久没去我家了,我爸想你了,前几天还唠叨”




”前两天吃饭时说到你,好多人都说认识你,吓了我一跳”




“我带的那个网红点心你有喜欢吗”




方博安静地听着,不时搭话。有人说张继科话少,那是他没见过他话多的时候。腹稿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张继科,你要是累了随时回来”




“回哪?”张继科心一动。像是看到了出口的光




这人非要把话说多明白,方博心里气得要打他一顿,”回我这边也行,回家也行”




“可是,总有个缘头吧”,张继科继续试探着,要一个肯定




这人怎么那么烦呢,不都说的很清楚了。方博也烦躁,”需要什么缘头,你来我还能赶你走?”




“快放开,我快饿死了”说着要推开




张继科被顺势推开,目光锁紧那个不看他的人。方博,你怎么那么坦然。









方博烦躁地走了几步,又回来。两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你他妈都要对着全世界喊你喜欢方博了,还要我怎样。




女队有一点说对了,水瓶座就是死傲娇。“张继科,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纠结这种问题的。但你要是想听,我也能说”




“我喜欢你,我就会和你在一起”懂了吗?









虽然第二天,张继科就有工作要走了,但是大家都发现他心情挺好,一扫忧郁的诗人形象,笑的眼睛眯在一起。可能昨天和自己聊天很开心吧,除了马龙队长和方博的其他国胖队员一致想到。




冰雪聪明的队长看看方博,又看看眼睛快黏在方博身上的张继科,微笑着看张继科,nmp,昨天的排骨呢?!




方博则坦然地看过去。正大光明,光明磊落,落落大方。张继科对方博好这种理所当然的事,需要解释吗?




张继科则想到昨晚,他和方博一起吃过饭,回公寓时,经过路灯时。张继科说,“这路灯昏昏暗暗的,让人看着不舒服”。像是不能说的只能偷偷摸摸的感情,得不到世人的肯定。




方博突然接话,“我挺喜欢这路灯的,黄黄的,看着挺温暖。”




这就是方博了。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温暖了他心。他真的是真正的好,好喜欢他,他知道。




End





评论

热度(87)

  1. 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w墨辰 转载了此文字
    好暖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