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獒博】与他

King:

继科是温柔的孤傲,孤注一掷的拼命,善良与狠辣,寡言而幽默


方博是明亮而昏暗,骄傲而自卑,努力而贪玩,腹黑而善良


一个无限度容忍,一个无限度占有


山有风,水有木,你有我


1


在宴会上看见他实属意外


白色衬衫,黑色条纹西装,手里的玻璃杯里随着说笑不时摇晃的红酒,嘴角恰到好处的微笑。像晚会上其他的青嫩,贵气,意气风发的富家子弟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把张继科自己都逗笑了


方继集团的副总,军界肖门的小少爷,太子中的太子,怎么和他们一样?


再抬眼看,又过去了五六人,围着方博说笑,有个人搂着肩,不知说着什么,两个人随着笑声身体不断晃动脸唇几近相贴


他弟人缘可真好,张继科想,手中的酒杯如常有节奏地摇晃


周雨代表张继科与宴会主客周旋了一遍,回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走进一步,低声在张继科耳边提议,: “张总,我去把方少请过来?”


“不用,你别多想”


有刚到的宾客看到张继科,热情而恭敬地来敬酒,张继科适宜地笑着抬酒杯,余光里看着被围绕的方博


酒杯相碰,砰——


红酒入口,香甜


另一边方博不知听了什么,笑声更大,灯光映着眼睛干净闪亮,像个天真纯净不谙世事的少年。慢慢品味口中的红酒,看着那个人想,再过一个多月,也就二十岁生日了吧?


2


宴会过后一群人还不尽兴,闹着要再开一局,方博推脱临时有事没有去,一油门踩到底回了酒店。


无聊的宴会和一群无趣的人,甩上门就取下价值不菲的名表赌气般扔在了桌子上,整个人瘫在柔软的沙发里面,闭着眼皱眉拉开领带


宴会上他喝了不少酒,偏生酒量也差,能撑到现在已经不错了。手腕有点疼——不知道被哪个不清不楚的人捏红了。不过是想拉条线,真麻烦。


钻石走私,也算是方家的老生意了,两千年时抓得太紧停了,他这次来B市就是为了重新搭上线,给他师父过寿只不过表面工作了,看来并不如想象中顺利


“真他妈的烦”


“你烦什么呢”


方博侧头看过去,黑色睡袍,懒懒地倚着门,手心里晃荡着红酒,桃花眼欲睡不睡地看过来,倚栏看花不过如此


下身有些骚动


今晚酒喝多了,方博想着,收回目光,继续与领带纠缠,“不知道谁打的领带,难缠”


“扯开它不就行了”


张继科已经欺身到前,手指轻轻触摸着低调不失奢华的黑底银线条纹领带,目光眷恋缠绵


“扯开了以后怎么办?”


仰着头挑眉,丝毫没有下位者的尴尬露怯,逼人给个答案


有我呢,张继科手指开始摩擦着领带,迎着方博眼里的挑衅,一点点带火,眼看要到了烧了领带的地步,偏偏控制住了,食指轻轻一挑,领带滑下来了


“你是方博,没什么不能做的”


3


似是得了张继科的允诺,方博做事起来更加肆无忌惮,明里单刀直入,锋芒毕露,暗里暗度陈仓,步步为营。


刚从国外回来不到一个月的他,竟成了B市达官权贵商贾首富的桌子上少不了的话题


颇有些他乡飞花乱静水的意思


可人家又真是肖门子弟,另一方面讲,孺子学成,荣归故地,成事立业也没什么不对


方博也确实有本事


明面上做成的几个大案子手段漂亮,私下里钻石走私又搭上了杀神这条线——陈玘现在去哪都带着他,当着众兄弟的面,情深义重地说,“我怎么不喜欢博儿呢,我喜欢他还来不及呢”


一时间,方副总裁竟成了不回家的男人


张继科消息发过来的时候,方博正坐在陈玘身边吃喝打诨,手机震了两下,掏出来看,“今晚回家,一起吃个饭”


掐指一算,上次一别,有十几天没一起吃过饭了


明明天天公司见,好像也没比之前两人国内国外多说几句话


忙是一,寡言是二,有话说不得是三。


如此放任着自己,如此容忍着自己。他这样,何必呢。


一只手抚上似在发呆的后脑勺,涂了发胶的头发没那么柔软,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这孩子的头毛,陈玘撇撇嘴拉过方博,隐去心有不甘,三分真七分假地说,“咋滴,你哥要和我抢人了?”


方博看过去,酒气熏得脸颊微红,像是晴天傍晚天尽头的霞光,难得剪去少年的骄傲锋芒,留下一叶温柔,一边思索着,目光里佯装出年少清澈的坦诚


“嗯…天天叨扰着玘哥,今天怕是不能再跟着你玩了”


走私的路已经修的大差不差,先前小心谨慎亲身亲为,现在也该交给大番他们了。以后应该不常见了


方博想着,端起一杯酒,“没玘哥我也成不了事,我要好好谢谢玘哥”


“你小子,油嘴滑舌的,得了便宜就想跑”,说归说,杀神手上一秒不停地碰杯


“我不跑开,我哥也不能来啊”


掐指再算算,他天天被陈玘拉着在一起吃喝玩乐,他哥该坐不住了吧,特别是陈玘喜欢的那个


“哈哈,你小子挺清楚”,被点开也无所谓,那个人和他打赌说一个月不回来找他,这不要输了嘛


赢了要些什么呢,要些能要挟住他一辈子的吧,想着陈玘有些兴奋了


走之前,东子送他,一路欲言又止。东子和他感情真不错,简单又真挚。就是不值钱


替方博打开车门,在方博侧身进去前一秒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博儿哥,枝强于本,胆大于身,容易惹人记恨”


说完慌忙关了车门,所以也没看到方博奇怪的眼神


惹人记恨吗?惹谁,张继科?传言中孤傲狠辣的张继科


就惹他了怎么地?


4


张继科看完文件,顺势伸个懒腰,看看表,六点半了


和方博约好的七点吃饭


还有一个小时时间空余


张继科看着桌子上另放的资料笑,才回来半个月就惹这么多事


事有好有坏:好的包括给福利院的孩子捐助冬衣,休息间里安慰某个暗自委屈的小姑娘,回家路上见义勇为教训了某个抢劫的;坏的也不少,晚上迟到,中午迟到,开会迟到,上班时间吃东西还睡觉


这小孩儿


和五六岁时咬着饼干趴在他怀里睡觉一样,长不大般


虽然他每一件事都在告诉他,他长大了,再不是当初那个枕着书流口水的小傻孩了


他做事有谋略,有张弛,看似剑走偏锋,实则精心谋划


就像去搭陈玘那条线


早不去,晚不去,偏偏陈玘和邱贻可打赌的时候去


笑呵呵地把邱贻可给“卖”了


也可能是和邱贻可说好了,做好了套等着陈玘钻


也可能是陈玘早就等急了,方博适时给陈玘搭个台阶让他大大方方下来


也可能……


不管哪一种,他都是最大受益者,虽然一点也不考虑后路,又傻又精。


是不是也做好了套等着自己钻呢,思及张继科摇摇头,立即否定了这个念头,应该不会,他,何必呢


打开抽屉,抽屉里面归归整整放着一封信,


是夹在方博文件夹里的


公司办公秘书处一个女孩写的情书…


古色古香,字体娟秀,文采斐然,真情动人。可惜了方博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看不懂这些丝不思莲不怜的


不知怎么传到了自己这里


一连几天想把它拿去给方博,但都放下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门不当户不对,容貌性情皆一般,配不上他弟


他弟会有更好的


七点零五,张继科坐在典雅温柔的灯光里,笑着看方博的信息发过来,“哥,我今天有事,下次再约。”


还是来早了,得寸进尺的小混蛋


“你是明亮又昏暗,骄傲又自卑,努力而贪玩,腹黑又善良”


张继科突然想起那封酸不拉几的情书里,唯一能看的几句话。坚强的心被酸到了


5


方博突然忙了起来


之前是不回家


而今是连公司也少进了——不是不管公司事物,而是管得太多了


张继科心不在焉地看着文件


方博真的是,手伸到他面前了


抽屉里的那封信还没找到时间给他,想到这张继科就忍不住皱眉头


“张,张,张总?”,办公桌前站了许久的人被张总冷峻的表情里突然皱起的眉头吓软了声儿


张继科抬起头,声音清冷,和他的人一样,“你刚才说什么”


……


说了半天一句也没听见?这是暗示自己不说还是重要的事说三遍呢?


拿不准的李秘书擦擦脑门上的汗,终于在张继科的目光里再说一遍,“您看,虽说方副总是您弟弟,可商场无兄弟,豪门望族多的是养虎为患,您得多费点心”


张继科品了口茶,雨前龙井,“最后一句再说一遍”


“可商场无兄弟,豪门望族…”


“我是说上一句”


“您看?虽说方副总是您…”,说到一半,李秘书猛地醒悟,再难开口


张继科却笑了,“对,他是我弟弟,你记住”


看着李秘书战战兢兢的背影,张继科又拿起了茶杯,慢的喝着,养虎为患?就依自己这么不管不顾地宠着他,为虎作伥才对吧


他要的都给他。这才是他的目标


命什么的不都早就给他了吗


6


好长时间没见到方博,本以为在肖老的寿宴上会见到他


毕竟他这次回来打得就是这个旗号


可是还没有


短信会回,电话会接。除此之外,简直人间蒸发了般


明知道是他的把戏,还是中了圈套,焦躁而不安


“唉,继科,你得多帮衬着那滚蛋小子,他毕竟是你弟弟”,人都见不到,怎么帮衬,把命给他?张继科心烦地想摔杯子


肖老心里明白,方博这次过了,但手心手背都是肉,大的从小寄托众望,给予的关爱也多,一对比,对方博总有一点说不来的心疼和爱,“你也知道,他啊,明里不说,但心里最怕你了”


张继科不说话,心渐渐沉静。肖老继续劝说,“他要是再混账,我肯定要动家法的”


眼皮跳了一下,“算了吧,我也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他俩一起长大,对彼此太熟悉了,一举一动都知道再一步做什么。方博这么明显,这次是想要他的总裁位置了


既然要做,何必心虚地不来见他呢


心情不好所以喝了不少酒,所以有些迷迷糊糊想找个地方安静,走进车库里面时


突然听到邱贻可的声音,“侄儿,你真往他酒里放东西了?”


“嗯啊”,方博不经心敷衍的声音


“你你你何必呢?方继集团不都是你的了吗?”


“是我的啊,可他不是想让我证明,我有本事能担得起方继集团总裁之位吗?我就证明给他看啊”


“这关你给他下药什么事”,邱贻可也生气了


“有啊,他的命还在我这……”


嘭,张继科手机掉下了去,发出轰鸣的回声。方博和邱贻可闻声看过来


正看到——张继科红着脸瞪着方博,然后倒下去


7


张继科醒来了,是在一个温暖柔软光线昏暗的黑色床上,被子里有阳光的气息


舒服惬意且慵懒迷糊,眯着眼让人想多趴一会儿


门突然开了,方博走了进来,西装革履,黑色领带,边走边扯着衣服,“哥,你醒啦?那药劲真大,你居然睡到了十二点”


忽然清醒了,张继科猛地坐起来,目光紧紧盯着甩开西装外套,一步步随意又坦然自若走进的方博,手在被子下伸展,没有力气,心中了然又平静下来,“博儿,你想要什么”


方博目光落在张继科的胸上——被子落下来,展现出张继科美好的上半身,下意识咽了一口


又扯开衬衣,扔到一边,“要你,你给吗?”,又开始脱裤子。


张继科有点怒了,任谁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下药心里都会不舒服。全身赤裸着的后知后觉让眉头很深,再抬头一口老血要喷出来——只挂着一条领带,一条腿爬上床的方博


“方博你,你…”


方博把张继科的手拉到自己的领带上,昂着头,骄傲又肆意,“叫我方总”


“方博!”


方博俯下身,在耳边吹了一口气,吹的耳朵红红的,“公司可以给我,情书不能给我。哥,你说,这是为什么?”


张继科何止耳红,脸上,身上一时都渐渐红起来,烧得。方博看着他不再反抗的表情满足了,摸了一把继科的手


“现在,给我,扯,领带”


“你不是什么都给我吗?我现在就要这个”


张继科看着骄傲的小可爱,突然笑了。


与他,这些年不都是吗?他要的都给他,他喜欢的都给他,毫无保留,再无他想,直到把自己也给他,然后,成为他的就好了。


“嗯,那就给你”


一切都给你






后文


十年前


师父前段时间领回来一个孩子。


大眼睛小圆脸,眼睫毛长长的,一翘一翘的,跟蝴蝶似得。可惜了,张继科撇撇嘴,他喜欢邱贻可他们,不怎么和自己说话


抬起头正好看到他脑海里的主人公正穿着他的衣服弯着腰捏盘子里所剩无几的黄瓜吃,宽松的衣服衬得他瘦瘦小小的,软糯可欺。软乎乎的后脑勺看上去很好摸…


一时看楞了神


连那人走过来和他都没意识到,小方博笑着在他面前晃晃手算是打个招呼,准备转身走


却被失了神的他下意识一把抓住。顺着白皙的细细的胳膊望上去,是米色半新不旧的衬衫透出来的鼓鼓的小肚子,平下巴上面的唇色是熟透了的蜜桃色,鼻子很挺,最好看的是眼睛,大大的浅褐色的瞳孔透着清亮固执…


不知觉手边用了力,等到回神已被方博挣扎着推开,摔在地上。


面前盆里的肥皂水洒到衣服,刘海打湿了,有点狼狈


两个人红着脸互相盯着,不同地是张继科是回神后的害羞郝羞,眼睛躲闪着不敢看高高在上的那人,而后者纯属气的


瞄到了面前那人左手揉着右手腕,阳光下白皙的右手腕上道刺眼的红


张继科看着方博眼里的恼怒,完了,真生气了,慌忙站起来伸手拉住他,要抓住右胳膊的手转了个弯,拉住了左手,面对面站着。


“对不起,刚才我……”


刚才他也不知道怎么了


眼睛瞪得生疼,方博还没等到下面的话,索性大度的说,“没事”,却推下了抓住他的手,转身回卧室


只剩下衣服半湿的张继科留在原地


晚上,张继科偷偷进对面卧室时,方博正在睡觉,眼睫毛安静的闭着。他晚饭也没吃,没和他说话。


右手乖乖的放在一边,红印基本上退下去了,还有点肿。


张继科悄悄捏起右手,给他涂药,快涂完时,才轻声说,“抱歉”


想到什么,又忍不住问,“你没和肖老头告状吧”


“我没”


张继科点点头,有点害羞,想起什么又忍不住问,“你咋不和我说话?你不喜欢我吗”


“我没有不和你说话”,声音软软的


“那你不喜欢我!”张继科抓住重点有些气愤,想抓他手腕,想一想又改为抱住他,一使劲把他转过来,和自己面对面,蛮横地说,“你干嘛不喜欢我?”


“你都多大了?还这么幼稚”,方博嘟嘴


“哎,你喜欢我嘛。当我弟弟,我什么都给你,好吃的,好玩的,前段时间肖老头给我的法拉利模型也给你好不好?”


方博不缺好吃的,好玩的,他家有钱,这些都有。他只是刚来这个陌生地方有点怕生罢了,这个人还,还不爱笑,和其他哥哥比,自然不想和他亲近。但是,现在…


“是跑车的模型吗?”,他喜欢车


“嗯,其他也能给你,你喜欢的都给你”,张继科循序诱导,反复强调“其他”,“你喜欢的”,“都给你”,生怕一辆汽车模型不够吸引他


“那好吧,我当你弟弟”


“叫哥”


“科哥”



评论

热度(130)

  1.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King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K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