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飘着暴晒过的闷_骚腹黑

【昕博】理综(不到)三十题 (上)

只知道端粒跟DNA复制有关。第一次知道还跟衰老有关。看个昕博还能涨知识~

郁垒:

本来想写五个的 突然有点事就只有四个了(;´༎ຶД༎ຶ`)
都是一些无脑的小段子 🤧吃得开心就好
ooc都是我的
有些不太好的我给删了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多少题



1.不确定性/关系。

许昕有段时间觉得全世界都在跟他抢方博。

哥哥对他又抱又摸,弟弟整天黏着他还不忘在网上表白,还有一群迷妹说要偷走小可爱。

许昕关了微博,觉得再看下去他可能是要爆炸。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没那个立场来吃这些乱七八糟的醋,一句告白憋了两个星期了还没说出口。

远远的看着方博傻乎乎笑着的样子,许昕心里更难受了。不就是一句我喜欢你吗,许昕迈着大步就朝方博走了过去。

正跟弟弟聊的开心的方博用余光瞄到了走过来的许昕,立马收了笑容,一副十级防备的样子,往后退了两步。

“你你你干什么?”

许昕跟弟弟打了个招呼就拉着方博往更衣室走,不管方博在后面的抗议。

“方博,你说,我跟你是什么关系?”许昕撑着墙壁问道。
方博看他来势汹汹的样子,把要说出口的“我是你爸爸”赶紧吞了回去,开始认真思考。

队友?好像太普通了。
朋友?许昕对他的好也不能用朋友来形容。
兄弟?也不太一样……

他不敢往下想了,只好低着头说了句不知道。

许昕清了清嗓子,说:“看着你开心我想和你一起傻笑,你不高兴的时候我比你还难受又想安慰你,看到你跟别人亲近我觉得我要气炸了。”

方博抬起头来看着许昕,听见他一字一顿的开口:“所以,方博,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

这段话听得方博一愣一愣的,许昕这是在告白吗,许昕这是在对自己告白,不是吧告白不应该得说我喜欢你吗?

“不……不知道,不确定。”

许昕撑着方博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好一会才放开他,又盯着他的眼睛问了一句,你还不确定吗?





2.端粒
(端粒是一段DNA蛋白质复合体,当细胞分裂一次,每条染色体的端粒就会逐次变短一些。现在科学研究说等到端粒消耗完,细胞就会进入凋亡程序。嗯……跟衰老有关。)

好不容易有个假期,方博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在家里当条咸鱼看看电影打打游戏什么的。

许昕对着卧室喊了三遍也没听见方博起床的动静,看着桌子上冷掉的粥和包子叹了口气,干脆自己也跑到卧室脱了鞋子跟方博一起躺在床上。

他伸出手指悬空描着方博的眼睛鼻子嘴巴,最后还是没忍住戳了戳方博的脸,被打扰的人终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许昕?”方博揉了揉眼睛,声音还带着没睡醒的懒散。
“你终于醒了啊。”许昕凑过去亲了亲方博的额头。
“好不容易可以睡个懒觉,你还起这么早?”方博伸了懒腰,又往许昕那边挪了挪。

许昕伸出手把方博圈在怀里,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发,觉得满足极了。

“哎方博,你说是不是等你老了也这么可爱。”

许昕的怀里太舒服了,方博觉得困意又席卷上来,听到许昕没头没脑的话便含含糊糊的反驳了两句:“你说啥呢……我……我才不可爱。你博哥什么时候都帅。”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偷偷洒在床上,许昕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方博,趴在他耳朵上轻声笑着说:“对啊……你永远是我的小王子。”



3.肾上腺素过剩

许昕出去打比赛了,方博训练完了才觉得浑身不舒服,没人跟在他后面说话,还真有点不习惯。

秋天温度渐渐降了下来,回到家里不开风扇和冷气还是让他打了个喷嚏,许昕出去了怎么把暖意都带走了。

一定是天凉了才让自己想这么多的,方博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

直到半夜方博舍不得关灯,盯着天花板,连打局斗地主的心情都没有,从床这头滚到那头也不想笑的时候,他才肯承认。

他想许昕了,想的不得了。

许昕那边还是下午两点,方博看了下赛程,四个小时之后许昕才有比赛,才试探的点了下视频通话。

电话没有马上接起来,方博等了一会,又想许昕可能在训练吧,刚想取消,许昕挂着许多汗的脸就出现在了屏幕里。

方博清楚的看见小屏幕里的自己明显笑了起来,许昕皱了皱眉头,问他这都几点了他还没睡。

“我我我今天白天训练得太亢奋了,感觉肾上腺素分泌太多吧。”方博乱七八糟的解释着。

那边许昕看他这个慌乱的样子,也展开了眉头,又想逗一逗方博:“那希望博哥传染一下我了,我累惨了。”

方博一听他这么说,再怎么想多聊几句也只能说一句那你休息吧,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委屈表情。

“方博儿,你承认一句你想我了很难吗?”许昕的声音带着笑。
“我我我才不想你,我就是不习惯。”

就算怎么解释,在暖黄色灯光下许昕还是把脸红的方博看得清楚,说了一句我也想你。

“嗯……我……我也是。”



4.静电的刺痛

许昕今天兴致勃勃的抱着个快递回家,方博在路上问了好几次那里面是什么,许昕都摇摇头说保密。

直到回家了许昕才神秘兮兮的打开,是两件毛衣,黑白配色,一件比另一件的尺码大了一些。

“虽然我们很多一样的衣服,我觉得私服更容易秀恩爱。”许昕把毛衣扔给方博,让他去试试。

方博拎着毛衣表情复杂,说天气已经冷到要穿毛衣了吗,还配合的拽了拽自己的短袖。

“再冷一冷就可以穿了啊。”许昕三下两下套上毛衣,“好不好看?”

方博点了点头,又盯着自己手里那件。

他不太喜欢在秋天穿毛衣,明明有那么多材质的衣服,为什么许昕非要选择这种产静电噼里啪啦的衣服,连去开个门都能滋的一下被电到。

方博怕被电到又不好意思告诉许昕,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换上啊。”许昕走过来要上手。
“不不不,这天太热了。”
“你就试一下再脱下来不就得了吗?”

看许昕这么坚持,方博只好把顾虑说出来了,许昕一听捂着肚子笑了好一会,才凑近方博的耳朵旁。

“平常我对你天天放电都冒火花了也没见你多害怕,还高兴的不行,这点静电都怕?”

天气转凉了,但是大家口中的话题变成了许昕方博穿情侣毛衣高调秀恩爱撒狗粮的无耻行为。

——————
tbc

日常求个评论

评论

热度(167)